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社會/文化 、短篇小說 、1950以前 

社會/文化、短篇小說、1950以前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呼蘭河傳》第一章.9

  1. 作者:蕭紅
  2. 日期:1940
1  

烏鴉一飛過,這一天才真正的過去了。

因為大昴星升起來了,大昴星好像銅球似的亮晶晶的了。

天河和月亮也都上來了。

蝙蝠也飛起來了。

top

2  

是凡跟著太陽一起來的,現在都回去了。人睡了,豬、馬、牛、羊也都睡了,燕子和蝴蝶也都不飛了。就連房根底下的牽牛花,也一朵沒有開的。含苞的含苞,捲縮的捲縮。含苞的準備著歡迎那早晨又要來的太陽,那捲縮的,因為它已經在昨天歡迎過了,它要落去了。

隨著月亮上來的星夜,大昴星也不過是月亮的一個馬前卒,讓它先跑到一步就是了。

top

3  

夜一來蛤蟆就叫,在河溝裡叫,在窪地裡叫。蟲子也叫,在院心草棵子裡,在城外的大田上,有的叫在人家的花盆裡,有的叫在人家的墳頭上。

夏夜若無風無雨就這樣的過去了,一夜又一夜。

top

4  

很快的夏天就過完了,秋天就來了。秋天和夏天的分別不太大,也不過天涼了,夜裡非蓋著被子睡覺不可。種田的人白天忙著收割,夜裡多做幾個割高粱的夢就是了。

女人一到了八月也不過就是漿衣裳,拆被子,捶棒槌,捶得街街巷巷早晚的叮叮噹噹的亂響。

「棒槌」一捶完,做起被子來,就是冬天。

top

5  

冬天下雪了。

top

6  

人們四季裡,風、霜、雨、雪的過著,霜打了,雨淋了。大風來時是飛沙走石。似乎是很了不起的樣子。冬天,大地被凍裂了,江河被凍住了。再冷起來,江河也被凍得腔腔的響著裂開了紋。冬天,凍掉了人的耳朵,……破了人的鼻子……裂了人的手和腳。

top

7  

但這是大自然的威風,與小民們無關。

top

8  

呼蘭河的人們就是這樣,冬天來了就穿棉衣裳,夏天來了就穿單衣裳。就好像太陽出來了就起來,太陽落了就睡覺似的。

top

9  

被冬天凍裂了手指的,到了夏天也自然就好了。好不了的,「李永春」藥鋪,去買二兩紅花,泡一點紅花酒來擦一擦,擦得手指通紅也不見消,也許就越來越腫起來。那麼再到「李永春」藥鋪去,這回可不買紅花了,是買了一貼膏藥來。回到家裡,用火一烤,黏黏糊糊的就貼在凍瘡上了。這膏藥是真好,貼上了一點也不礙事。該趕車的去趕車,該切菜的去切菜。黏黏糊糊的是真好,見了水也不掉,該洗衣裳的去洗衣裳去好了。就是掉了,拿在火上再一烤,就還貼得上的。一貼,貼了半個月。

top

10  

呼蘭河這地方的人,什麼都講結實、耐用,這膏藥這樣的耐用,實在是合乎這地方的人情。雖然是貼了半個月,手也還沒有見好,但這膏藥總算是耐用,沒有白花錢。

於是再買一貼去,貼來貼去,這手可就越腫越大了。還有些買不起膏藥的,就撿人家貼乏了的來貼。

到後來,那結果,誰曉得是怎樣呢,反正一塌糊塗去了吧。

top

11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來回循環的走,那是自古也就這樣的了。風霜雨雪,受得住的就過去了,受不住的,就尋求著自然的結果。那自然的結果不大好,把一個人默默的一聲不響的就拉著離開了這人間的世界了。

top

12  

至於那還沒有被拉去的,就風霜雨雪,仍舊在人間被吹打著。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