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社會/文化 、短篇小說 、1950以前 

社會/文化、短篇小說、1950以前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呼蘭河傳》第一章.2

  1. 作者:蕭紅
  2. 日期:1940
1  

東二道街除了大泥坑子這番盛舉之外,再就沒有什麼了。也不過是幾家碾磨房,幾家豆腐店,也有一兩家機房,也許有一兩家染布匹的染缸房,這個也不過是自己默默的在那裡做著自己的工作,沒有什麼可以使別人開心的,也不能招來什麼議論。那裡邊的人都是天黑了就睡覺,天亮了就起來工作。一年四季,春暖花開、秋雨、冬雪,也不過是隨著季節穿起棉衣來,脫下單衣去的過著。生老病死也都是一聲不響的默默的辦理。

top

2  

比方就是東二道街南頭,那賣豆芽菜的王寡婦吧:她在房脊上插了一個很高的桿子,桿子頭上挑著一個破筐。因為那桿子很高,差不多和龍王廟的鐵馬鈴子一般高了。來了風,廟上的鈴子格仍格仍的響。王寡婦的破筐子雖是它不會響,但是它也會東搖西擺的作著態。

top

3  

就這樣一年一年的過去,王寡婦一年一年的賣著豆芽菜,平靜無事,過著安詳的日子,忽然有一年夏天,她的獨子到河邊去洗澡,掉河淹了。

這事情似乎轟動了一時,家傳戶曉,可是不久也就平靜下去了。不但鄰人、街坊,就是她的親戚朋友也都把這回事情忘記了。

top

4  

再說那王寡婦,雖然她從此以後就瘋了,但她到底還曉得賣豆芽菜,她仍還是靜靜的活著,雖然偶爾她的菜被偷了,在大街上或是在廟台上狂哭一場,但一哭過了之後,她還是平平靜靜的活著。

至於鄰人街坊們,或是過路人看見了她在廟台上哭,也會引起一點惻隱之心來的,不過為時甚短罷了。

top

5  

還有人們常常喜歡把一些不幸者歸畫在一起,比如瘋子傻子之類,都一律去看待。

top

6  

哪個鄉、哪個縣、哪個村都有些個不幸者,瘤子啦、瞎子啦、瘋子或是傻子。

top

7  

呼蘭河這城裡,就有許多這一類的人。人們關於他們都似乎聽得多、看得多,也就不以為奇了。偶爾在廟台上或是大門洞裡不幸遇到了一個,剛想多少加一點惻隱之心在那人身上,但是一轉念,人間這樣的人多著哩!於是轉過眼睛去,三步兩步的就走過去了。即或有人停下來,也不過是和那些毫沒有記性的小孩子似的向那瘋子投一個石子,或是做著把瞎子故意領到水溝裡邊去的事情。

top

8  

一切不幸者,就都是叫化子,至少在呼蘭河這城裡邊是這樣。

top

9  

人們對待叫化子們是很平凡的。

門前聚了一群狗在咬,主人問:

「咬什麼?」

僕人答:

「咬一個討飯的。」

說完了也就完了。

可見這討飯人的活著是一錢不值了。

top

10  

賣豆芽菜的女瘋子,雖然她瘋了還忘不了自己的悲哀,隔三差五的還到廟台上去哭一場,但是一哭完了,仍是得回家去吃飯、睡覺、賣豆芽菜。

top

11  

她仍是平平靜靜的活著。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