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市井代言人 ── 張邱東松

  1. 作者:丘秀芷
  2. 日期:2006/12/22
1  ☆ 雨中鳥 ☆

仲夏,幾個颱風追著來,風不大雨倒是一陣大一陣停。屋後涼棚有幾隻鳥兒躲豪雨瑟縮在棚下,啁啾吱喳個不停。

想起久遠久遠的一個夏夜,東松哥在西門町,吹奏一段薩克斯風,再唱著他自己作的《雨中鳥》,戴眼鏡的東松哥聲音有些悽涼,唱著:

雨中鳥,啥人害,恨天怨地聲聲哀,

無依無靠,悽慘雨中飛來,

今日飛東明日飛西。

當時我年幼,不懂得那心境,很久以後對照東松哥不長壽的一生,體會到,他所作的許多歌,也許《雨中鳥》這一首最能代表他的境遇吧!

top

2  

張邱東松,是我家很近的宗親。自小過繼給張家,兼祧兩姓,他父親張邱玉章是當年葫蘆墩少有的西醫,人稱「阿達仔仙」,原無子嗣,所以收養張邱東松,結果後來有自生的女兒。

東松哥出生在一九O三年,本來他的醫生爸爸很希望他中學畢業後能學醫,送他到台南教會學校長榮中學唸書,他卻喜歡音樂,從廣東曲(即後來國樂)的揚琴、胡琴到西洋的薩克斯風、小喇叭、小提琴、吉他,全會。

東松哥感情上還是較接近邱家,而我父親也是愛彈奏樂器愛唱歌,所以互動較密切。

top

3  

東松哥沒學醫,畢業後回到地名改為豐原的葫蘆墩,十八歲就娶妻生兒女開起西服店來。只不過他這個老闆,要求店員和孩子,每人最少都要會一樣以上的樂器,晚上有空大家合奏幾曲,他要求很嚴,結果有幾位夥計居然「出師」學成當樂師去了。

台灣剛光復時,比東松哥大三歲長一輩的家父勸他到台北,任教於台北市立女中(今金華國中前身,當時在東門國小旁)當然教音樂。父親當時則在省府工作。

top

4  ☆ 北門口的樂團 ☆

這個階段,他晚上常到我家(當時住台北北門口),東松哥住的很近,附近還有一群愛音樂的朋友,你吹我彈他拉琴,好不熱鬧。民國三十六年初,我還沒上小學前,他們還在中山堂正式演奏,我聽著聽著睡著了。即使如此,許多樂曲,根深柢固在我腦海。

通常他們彈的曲子是《百家春》、《步步高》、《旱天雷》、《昭君怨》等廣東曲。有時東松哥也作歌曲,《燒肉粽》《有酒矸淌賣否》就在那時期作的,他們也彈別人的創作曲《雨中鳥》也常彈。

top

5  

東松哥戴眼鏡,這是當時的人少有的,就是斯文人的樣,臉很削瘦的。我上小學後有一回,夏夜我跟鄰居小孩到西門町看人家打拳賣膏藥,居然看到東松哥在夜市場中表演唱歌,我回家跟父親說,父親說我一定看錯了,當中學教員的東松哥怎可能跟打拳賣膏藥的在一起──那種年代,沒有知識份子會這樣做的。

我沒再說,但心裡想絕不會錯,因為東松哥戴眼鏡,那年頭不要說引車賣漿之輩沒人戴眼鏡,就是一般人也很少。

top

6  

直到數十年以後,我研究台灣一些鄉土史,看到台灣早期流行曲,才知道東松哥還有另一完全不同區塊的朋友,他們都是作時代曲的,如周添旺,蘇桐,楊三郎(不是畫家那一位)等等,他們為了推廣自己的唱片和歌曲,常到龍山寺、圓環和西門町表演,夏夜這幾個地方最多攤販,也最多人逛。很多流傳至今的台灣歌曲《望你早歸》、《港都夜雨》、《月夜愁》、《白牡丹」《雨夜花》就在那時傳唱。至於洪一峰林福裕等人慢十幾年二十年。

林福裕(作《天烏烏》、《綠油精》等曲)初出校門就到福星國小,我已小四,被他教到。我有些樂理基礎是受林老師教導二年時打下的。

top

7  

當時東松哥已作有許多歌曲,其他人作歌曲多半寫景,寫情、寫離亂,但東松哥寫的是生活中的市井民眾。《燒肉粽》、《有酒矸淌賣否》是代表作。只不過這兩首歌被禁唱一段時間後來才恢復。

只怕《雨中鳥》也被禁唱,因為歌詞更灰暗,後來被人們淡忘了以前東松哥最愛唱,據說是蘇桐作的,我和四姊自幼小時聽到,牢牢記到今。而東松哥自己還作許多歌曲,都軼失了不再流傳。有的仍在卻變成是他人的作品,多年後東松嫂跟我提及還有幾首,很有名的也是張邱東松作的,都掛別人的名了,我因為老一軰的都走了,而自己初聽到時還年幼,不敢確定,也不知如何幫東松嫂好。

top

8  

東松哥歌聲好,更愛各種樂器,當時常到我家合奏的七八人,每人都會多項樂器,大家十分執著。但是民國三十八年一把火燒毀了北門七十多戶人家,大家生活更困頓各自東西去了,也沒那閒情再常聚在一起合奏曲子。後來我們家自己也組成一個小樂團。我和兄姊、弟弟、每人多少會一樣樂器以上。

top

9  ☆ 賣肉粽 ☆

《燒肉粽》成曲應在民國三十六年間,東松哥在市女中教書時,雖說敎書但待遇菲薄。多年後東松嫂告訴我說靈感來自冬夜,小販吆喝「燒肉粽」的聲音。東松哥由於沒遵守他父親的冀望──做醫生,兒女又多,所以會寫出:

「自悲自嘆歹命人

爸母本來真疼痛,給我讀書幾多冬,

出業找頭路沒半項,不得已來賣燒肉粽……」

top

10  

第二段歌詞裡有「物價一日一日貴 厝內頭嘴一大堆……」他不見得賣過燒肉粽,但詞意正是他自己的寫照。那時還是舊台幣時代,幣值貶得很快。我記得到三十八年時,父親要領薪水時要拿一個米布袋去領。領到錢,母親馬上去買米或一些番薯籤、煤炭等必要品下來。因為生活必需品一日三漲。直到三十八年底、三十九年初舊幣四萬元換一元新台幣。父親領薪水不再拿布袋。

東松哥那時是科任老師,只怕收入比父親更少,心境更悽惶吧。他每作曲子,會讓同伴抄,當時不興五線譜,也不是簡譜,而是用古音。每次聽爸唱百家春就是工六切工商……我們也學了點。而當時記的譜、詞,由於年代久遠都不見了。

top

11  

《燒肉粽》隔二十來年由郭金發再唱紅了,《有酒矸淌賣無》,後來成電影《搭錯車》主題曲的主旋律,由蘇芮唱。

最近想起《雨中鳥》,問大我兩歲也一向愛唱歌的四姊,四姊又去問她同年齡的朋友,勉強湊合回原來的歌。除了前面列的首段,另二、三段是:

二、雨中鳥,真孤單,受風受雨,遍心寒

開門啼叫,找無共心肝,一山過了又一嶺

三、雨中鳥,每日哮,怨身妾命,目屎流

天邊海角,四邊飛透透,天光飛到暗日頭

top

12  

《雨中鳥》這首歌,我從未聽有人在電視或電台唱過,以前東松哥愛唱,只怕是他自己為人養子,又命運舛乖的心境,東松哥自己作許多歌,《海風》至今還有人唱,至於《紗窗月》、《划船歌》、《台北小雨》、《月光光》就失傳了。

他去逝得早,民國四十九年病逝,早已不在市女中,十分潦倒。再幾年後,我在電視上看到小鶯歌小白兔二姐妹又唱又跳,她們二人是東松哥的孫女。只不過始終不是一線演藝人員。

top

13  ☆ 賣酒矸 ☆

東松嫂七八十歲時,我曾聯絡上,她晚年生活應該過得去。已過世。東松哥的女兒張智貞都比我大十歲,生活亦無虞,一次台北市府把《有酒矸淌買無》列為資源回收車的歌,她只收象徵性的一元版稅。於是那首歌有段時間常聽得到,但近年又沒有播了。只是每看到有人在收買報紙等不是播歌,而是播錄音帶「買報紙、舊電視、電腦、機車……。」

心想怪不得不播那首歌:

「有酒矸淌賣無,

歹銅古仔古錫簿仔紙淌賣否?」

top

14  

是啊,時代不一樣了。酒瓶、舊報紙沒多少人拿來換錢,直接丟到資源回收車。至於「古錫」那是骨董,值錢。至於歹銅?是有人偷電線抽銅心軸賣,那是違法。《有酒矸淌買無?》沒有人播了!

top

15  

夜裏吆喝賣肉粽的也沒了!想東松哥如果活在這個時代,看電視上,收音機裡播的是嘻哈、RAP、或《墓仔埔也敢去》、《報應》、《我愛台妹》等等,也許他會想,還是開西服店或在學校好好當音樂科任老師去。

top

16  

不過話說回來,如今要當教師也很不容易,看看幾萬個流浪教師搶那麼幾十個教職,今日東松哥若在世作的歌曲,可能更悲哀灰暗。其實東松哥有那麼些首歌──包括掛別人名字的,能流傳至今,也值!

最近和張智貞見面,二人回憶起初光復時北門口,許多家愛音樂的大人常起一起合唱、合奏的往事,那是清苦動盪歲月中,最值得回味的。最難得的是張智貞即使以七十好幾,唱起歌來依舊清亮。她唱她父親的《海風》。

top

17  

海風對面吹來,吹得我心內爽快

忽然看到船過來,我就趕緊前去看嘜……

她唱著唱著,我忽然想起,東松哥九泉下有知也足堪安慰了


── 原載<中時人間副刊>2006 年 12 月 22 日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