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虎尾溪的浮光 (上)

  1. 作者:古蒙仁
  2. 日期:2006/6
  3. 出處:──原載2006年6月19、20、21日《聯合報.副刊》
1  一、

每天上班,我都走青埔的河堤便道。從同心公園向左轉,總會與虎尾溪上的鐵橋打個照面。河堤很長,但並不高,往前與溪水逆向行駛時,總會看到虎尾溪的河床,一路陪伴著我,直到進入青埔村,它才隱身在一叢叢的竹林後。出了村莊,它就遠離道路了,也被砂石廠隔開,等車子右轉上了平和大橋,它則從底下穿流而過,我和它就真的分道揚鑣了。

點此看大圖
《虎尾溪的浮光》九歌出版社,2010
圖片說明

《虎尾溪的浮光》九歌出版社,2010

top

2  

短短不到五分鐘的車程,帶給我的卻是賞心悅目的溪流風光,使我在一天開始,就有爽朗、開闊的心情。這樣的好心情不見得能延續一整天,但等我下班歸來再度行經這兒時,看著夜色下它朦朦朧朧的身影,忙碌了一天而顯得疲憊的身體,又會振作起來,心情也會跟著好轉。

top

3  

會走這條便道的人,大概都與台糖有地緣的關係,因為外人,甚或是鎮民,對周遭的環境並不熟悉,由這兒出入也不方便。虎尾糖廠和宿舍區都緊鄰虎尾溪畔,原本與員工的生活就密不可分,何況鐵橋和河堤還是出入斗南的交通孔道,不管是銜接省道或台鐵,走這兒都是捷徑,因此我上班會走這兒,顯示我算得上是個了解地方的人。

top

4  

其實,我豈只了解這條便道?整個虎尾溪沿岸及鄰近的道路,我都瞭若指掌。因為我從小就在這兒長大,童年及青少年的大部分時光都在這兒度過。以後雖離鄉背井,長期旅居他鄉,但三十多年來不管河床與河道怎麼改變,堤防及橫跨上面的鐵橋,卻怎麼也改變不了。它們悠然地屹立在時光的激流之外,冷眼看世事的變遷,也看盡了虎尾溪的滄桑 。

top

5  二、

對糖廠的員工來說,虎尾溪就像是家裡的後院,中間只隔著一道圍牆,只要穿過同心公園,站在鐵橋邊放眼望去,整個虎尾溪流域就橫在眼前。溪流本身就寬闊,加上二岸都是荒蕪的沙地與田野,幾里之外一無遮攔,視野真是開闊極了。而虎尾溪就像一條巨蟒,從遠遠的山腳下蜿蜒流來,浩浩蕩蕩地朝出海口流去。

top

6  

鐵橋是這幅開闊、蒼茫的風景中的焦點,也是唯一的人為設施,小時候我們站在它旁邊,就像是巨人與侏儒的對比。它的軀殼是用厚重的鋼板與鋼筋組合而成的,粗大的鋼釘佈滿鋼板的表面,看起來確實是緊密而結實。中間舖設了寬、窄二種軌道,可供台糖小火車或台鐵的大火車行駛,運送原料甘蔗和沙糖,也運送出入虎尾的旅客。

top

7  

每當列車拖著滿載了甘蔗的五分車,轟隆隆地駛過時,鐵橋就會傳來劇烈的震動聲,哐朗哐朗,聲聞數里,加上火車頭冒出的黑煙,真是威儀凜然,氣象萬千。原本在公園玩的小孩都會跑到鐵橋上,享受那份震盪的刺激,一邊揮手朝火車歡呼。總要等到火車走遠了,才依依不捨的回到公園裡。

top

8  

鐵橋最特殊的地方,是旁邊還舖了一條木造的棧道,就是俗稱的「板仔橋」,供行人及腳踏車通行。每當上下班或上下學時,狹窄的「板仔橋」上總是擠滿了通勤或通學的腳踏車騎士,他們一路撳著鈴聲,左右閃避,行人只得靠邊站,真是險象環生。

top

9  

但最危險的還是木板間的隙縫,因為木板原本是縱向舖的,隨著年久失修,隙縫愈來愈大,一不小心輪子就會陷落其間,甚或掉落橋下,每個騎士無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直到後來糖廠將木板全部抽換,改以橫向舖設,行人或車輛這才能安步當車,永絕後患。

top

10  

小學時我們班上一個同學即住在對岸的「蕃薯庒仔」,對住在宿舍區的我們來說,那是個十分遙遠的鄉下地方。每天他父親都得騎腳踏車載他們兄弟來上學,後來他父親因病去世,小小年紀的他便承接了父親遺留下來的責任,改由他騎車載弟弟來上學。每天往返板仔橋,櫛風沐雨,不畏寒暑,一直到畢業從未間斷。這種精神和毅力,以及練就一身的腳踏車絕技,都讓我們十分佩服。

top

11  三、

黃昏時這兒也是散步的好地方,只要下班、放學的腳踏車潮過了之後,人們吃過飯,便會相約來這兒散步、乘涼。夕陽西下,晚霞滿天,映照得溪水一片通紅,與周遭的景物交織成一幅如詩般的畫面。加上輕風拂面,三兩好友且聊且走,更充滿了寧靜、安祥的氣氛。走一趟下來,不僅暑氣全消,一天的疲勞大概也都去除了。

top

12  

到了晚上,這兒就是年輕男女的天下了,他們或牽手,或攬腰,小鳥依人,軟語呢喃,橋前月下,互訴衷腸,又是何等旖旎的風光。在早年物質貧乏的年代,能有這樣的環境讓人徜徉其間,用心靈與自然溝通,與清風明月為友,已是精神上最大的滿足。當月兒西傾,露水浸溼了「板仔橋」的木板,夜歸的情人留下了成雙成對的足跡,只好等初升的朝陽來融化殘存的痕跡了。

top

13  

從橋上俯瞰,早年溪水沖刷成的河灘上,先有「不怕死」的農人在沙堵上開墾,種些極少數的耐乾旱的作物。當種植的面積不斷擴大,作物的品種不斷增加,茂密的枝葉四處蔓延攀爬,原本荒涼、光禿的河床,就逐漸變成一片綠地,充滿了田園的風味。

top

14  

間也有釣客來此垂釣,一竿在手,盤桓終日,悠然渡過一個下午。或夏日午後,火傘高張,放暑假的孩子無處可去,常結伴來此游泳、戲水,釣青蛙,噗通噗通躍入沁涼的水中,激起白花花的水花,整個暑假都洋溢著兒童的歡笑聲。有時還可看到氣急敗壞的父母,拿著棍子來這邊找人,有些是為了安全的理由,有些則是要孩子回去寫功課。諸如此類,虎尾溪逐漸有了人氣。

top

15  

但只要雨季一到,溪水高漲,上面的農作物被淹沒後,農人的心血就泡湯了。碰上颱風來襲時更慘,整個沙洲都會被沖毀,那可真是血本無歸了。

top

16  

八七水災那年,我才八歲,似懂非懂的年歲,生活無虞,從不曾經歷過苦難的日子,也不曾碰過什麼天災。那晚睡夢中突遇洪水來襲,大水沖潰堤防,整個糖廠都淹在及胸的大水中,而且還不斷上漲。三更半夜,伸手不見五指,父親爬上天花板,掀開屋瓦,準備讓我們一家逃到屋頂避難,情勢岌岌可危,所幸這時積水開始往下退,我們總算逃過一劫。

top

17  

翌日積水退了之後,我和鄰居小孩隨著大人跑到虎尾溪旁,看到滾滾洪流奔騰而下,把整個河床都淹沒了。烏濁的波濤間,被沖走的農作物、豬狗、載沈載浮、隨波逐流。鐵橋已被大水漫過,差點就要被攔腰沖走,看了令人怵目驚心。

top

18  

那些被大水沖走的,不都是農民的血汗嗎?人命關天,洪水無情,那次水災,讓我見識了大自然的可怕,也目睹了虎尾溪猙獰的面目,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再到溪邊玩耍。

下續《虎尾溪的浮光 (下)》》

top

相關文章
  1. 古蒙仁:《 虎尾溪的浮光 (上)
  2. 古蒙仁:《 虎尾溪的浮光 (下)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