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來去台北藝大

  1. 作者:邱坤良
  2. 日期:2001
編按

邱坤良教授為「北藝大」第四~六任校長(1997 年 10月~ 2006 年 1月)。「國立藝術學院」成立於 1982/07/01,於 2001/08/01 更名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簡稱「北藝大」)。

1  

生活在台灣每天都有突如其來的驚奇,許多人、物、地常一夕之間莫名其妙地名聞遐邇,大學詩鄉、世界山莊,還有那個柯賜海的新聞,想眼不見為淨都很困難。今年的暑假特別悶熱,突然之間新聞又冒出個「台北藝大」,的確教人暈頭轉向。這幾個字乍聽像「台北帝大」,但「台北帝大」是日本時代的「台大」,一字之差,自然失之千里。暑假前沒聽過「台北藝大」沒關係,以前我也沒聽過。以後就要記住,因為很難保證你的子女、親友不會跟它扯上關係。這麼熱的天氣談什麼「藝大」,真叫人火大。可是,忍耐一下,當作時間外知識相交換,了解「台北藝大」未必有助經濟復甦,但也沒什麼敗害。

top

2  

絕大部分的人對「台北藝大」陌生是很正常的,這種陌生感不是今天才開始,二十年來許多人常被弄迷糊。它當初在關渡的小山頭崛起,有一個很雅緻的名稱 —「國立藝術學院」,聽起來很有氣質,吸引藝術界的目光。不過,對熟悉「干豆門」一派地方的人來說,這個有氣質的學校可沒有關渡宮那麼明白易懂,尤其校地八字都還沒有一撇,就迫不及待的招生,而招來的學生卻暫借別的地方上課。

top

3  

也許是破土的時間不對,關渡山頭上的工程一開始就諸事不順,經過無數寒署,春去秋來,學校永遠在興工中,看不到半個學生。另方面,飄浪在外的師生以社會做大舞台,藉著不斷的創作、展演,打響國立藝術學院這塊招牌。只是,民眾不清楚一下在國際青年活動中心,一下跑到台大宿舍、工技學院,最後又出現在蘆洲空中大學的這所學校到底是蝦米碗糕?好不容易學校主體建築完工了,師生結束十年飄零生活,浩浩蕩蕩地從蘆洲徒步經八里,跨過淡水河,像一支征戰多年的部隊,總算回到關渡。從此山頭上有了老師、學生的行蹤,終於有人知道這一片建築名家設計的紅磚外殼建築群是個專門培養藝術家的大學。

點此看大圖
北藝大校園 (圖片來源/北藝大網站)
圖片說明

北藝大校園 (圖片來源/北藝大網站)

top

4  

國立藝術學院成立的時候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沒想到十幾年下來,不但板橋、台南多了兩家藝術學院,連建築商在關渡推出的別墅,都取名「國立藝術學苑」,簡直混淆視聽。這幾年全國各地的五專先後改成「技術學院」,聽起來很「藝術學院」,連緊鄰學校的那所工專都是「技術學院」,而後變身「科技大學」也指日可待。國立藝術學院因此不能免俗,搖身一變,成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改名「台北藝大」之後,校園的花草樹木沒有更加茂密,到台北的距離也沒有因而縮短,反而新名詞要有一段適應期。還好,校內師生都「深明大義」、「共體時艱」,沒有出現「誓死捍衛國立藝術學院」的聲音。

top

5  

「台北藝大」這四個字如果用〝鐵獅玉玲瓏〞式的說文解字,可解釋成「台北人藝高人膽大」。藝高人膽大是現代人的基本武德,也是台北都市叢林的生存法則。從學校開辦以來,每年報考的人很多,個個雄心壯志,學校也毫不客氣地給考生最嚴格的考驗,把單獨招生的時間跟大學聯考選在同一天,涇渭分明,擺明就是有敵無我。報考「台北藝大」的學生,的確藝高人膽大。考生只有一種選擇,沒有大學聯考上一0五個志願的問題。如果不是對藝術有強烈興趣與三兩下功夫,並且對這個還不見蹤影的學校深具信心,豈敢冒這個險?所以進入「台北藝大」的學生都是虎龍豹彪,比一般大學生來得自信,所謂「自信」,其實也有幾分「驕傲」、「三八」。後來學校心虛,把招生的時間移到春假,避免與大學聯考直接對打。縱然如此,要進來仍需藝高人膽大,否則無法從眾多以「台北藝大」為第一志願的考生中脫穎而出。

點此看大圖
北藝大「數位典藏平台」collection.tnua.edu.tw
圖片說明

北藝大「數位典藏平台」collection.tnua.edu.tw

top

6  

學藝術的學生從第一堂課開始,就不斷地訓練在同學、觀眾、媒體之前尋找最合適表現自己的位置,學習態度與創作習慣各自不同,但他們的化妝造型、講話習慣與走路姿勢可看出藝術專業。學生擔心自己的創作、展演不夠突出、不夠炫耀,對成績反而不太注重。我曾經給一位經常缺課、作業遲交的學生學期分數三十七分,他聞訊跑來求情,他不是要及格,而是懇求乾脆給他零分。他振振有詞地說成績零分,一定有特別原因,例如跟老師吵架或其他夠酷的理由;而三十七分就純粹考試考不好,簡直像西門町的三七仔,面子不好看…。

top

7  

「台北藝大」位在北投交通循環線旁邊一座似山非山的坡地,從承德路向北走到底左轉大度路,遠遠看到它的建築群,但愈走愈近,注意力可能被迎面而來、儀態萬千的觀音山吸引。當你傾斜著頭端詳觀音的額頭、鼻端、頸項之際,不知不覺就會開上淡水;就算爬上大度路尾端的斜坡,能順著中央北路開往北投,如果轉彎後只顧埋怨附近的景觀雜亂,台北市長在搞什麼?也可能錯過加油站旁的小路,而在新北投、大業路繞個大圈。我以前搭計程車到學校上課,都得跟司機說「XX工專旁邊的國立藝術學院」,如今變成「台北藝大」還得費一番口舌了。

top

8  

這幾年學校建築體全部完工,動線明朗、開闊,偌大的校園可以俯瞰關渡平原、觀音山,以及淡水河出海口,景色優美,停車方便,已成為台北市難得一見的景點。而且近兩年校內開設義大利餐廳和摩洛哥餐廳,價格比市區便宜,加上空間遼闊、寧靜、安全,吸引不少校外顧客,一到假日,更是高朋滿座,生意興隆。平常在「台北藝大」進出的人,除了師生、員工,還包括考生、家長,做運動的社區居民,用餐的食客,看表演、聽音樂會的觀眾。其中,形色最急迫的是專程來看展演的人,匆匆趕來,又匆匆離去,校園美景無暇消受,學校的「偏遠」被視為美中不足的缺點,他們常反映「台北藝大」為什麼不到台北市區表演?相形之下,來餐廳的人就悠閒多了。一些初認識的朋友見面的第一句話,不是藝術展演,也不是景氣問題,而是:「我去過你們學校的餐廳。」

點此看大圖
北藝大校園 (圖片來源/北藝大網站)
圖片說明

北藝大校園 (圖片來源/北藝大網站)

top

9  

為什麼來吃飯的人聞香而至,來看展演的人卻認為「台北藝大」太遙遠?可見距離的遠近沒有絕對的標準,想去的地方,再遠也不嫌棄。興之所至,可以深夜到十八王公拜拜,到貓空品茗,到馬槽泡溫泉、看夜景、吃野菜。反之,不想去的地方,就像咫尺天涯,遙不可及,住在兩廳院周圍的民眾進去看表演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top

10  

願意敞開學校大門迎客的人是不是有暴露狂或人來瘋?否則,何需像賣狗皮藥膏似的,拼命為學校作導覽解說?一位想來「台北藝大」開餐廳的老闆端詳校園環境後,信心十足地說:「我一定可以給你們帶來人潮!」但「台北藝大」要人潮做什麼?近十年來台灣像個長不大的莽撞少年,熱情有勁,粗鄙無體。看看那飽受蹂躪的九份小鎮,吉普車隊壓境的勝興車站,車塞車,人擠人,有人潮的地方就有垃圾。學校又不是觀光區,何需人潮。就算對外開放的學校餐廳也只是校園生活機能的一環,它的主要功能在配合、服務「台北藝大」的教學與展演。

top

11  

「台北藝大」具開放、自由的創作與學習環境,除了一般大學的功能,它也是台灣當代重要展演場所。站在藝術教育立場,學校的藝術資源與展演成果自然應該提供社會大眾參與、欣賞,否則,就有些藝術的傲慢了。其實「台北藝大」近年已成為台北地區研習活動的勝地,除了學校主辦的藝術活動之外,外界常借此舉辦各種藝文研習營。光是今年暑假就有文學營、藝術創意營、國際舞蹈營、戲曲營、加拿大舞蹈音樂營、教師藝術研習營…從傳統到現代,從西方到東方,從國際到本土,從文學到表演,從中小學生到中上老師,形形色色,多采多姿。「台北藝大」不是患人不知,而是患不能眾樂樂。

top

12  

開車進入「台北藝大」,記得把車子停放好,高興停多久就停多久,最好能做個精緻的安排。比如說,選擇一個有戲劇、舞蹈、音樂 或美術展演的假日黃昏,先在校園散散步,再到餐廳用餐,從從容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吃完擦擦嘴巴,風度高雅、神情愉快地走到舞蹈廳或戲劇廳,好好看場表演,以此心情觀照校園的青山綠野與周邊人物,必然格外嫵媚,台北與關渡之間的距離也自然拉近。這些話聽來有些「禮運大同篇」的味道,其實是垂手可得的高品質藝術休閒。來「台北藝大」千萬不要探頭探腦,像參觀木柵動物園;應該大大方方、培養興緻。簡單一句話,是讓「台北藝大」的自然景觀、教學環境與展演活動直接進入你的生活!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