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幽默 

散文、幽默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馬路游擊 (3)

  1. 作者:邱坤良
  2. 日期:2002/12/11
1  

找停車位費時費事,找車子更浪費生命,絕不是追求效率的現代人該做的勾當。周遭的朋友不是在拚經濟,就是致力學術研究、藝術創作,每個人都在與時間賽跑,我竟然有美國時間做如此愚昧的事。熱中生態保育的朋友對我更不以為然,他們說:「開車消耗能源、污染空氣,加速地球溫室效應,也破壞動植物生態環境。你開車更加製造社會混亂,罪加一等!」我開始反省:為何會如此墮落?至少四十歲之前,我很少如此無聊,也不曾為都市交通添增麻煩。

top

2  

記得剛「出社會」時,薪水不高,但貪圖方便,出門常以坐計程車代步。朋友一個接一個開車,我也從無學車的念頭,還直誇擁有幾萬個司機,任何時空手一揮就有司機來服務。後來連年紀輕輕的同事都以汽車代步,我依然如故,去到哪裡,計程車坐到哪裡,不過,搭便車的機會也變多了,下班時常有同事順便載一程。為了避免增添別人麻煩,我都先聲明,在方便的地方把我丟下,他們卻說:「沒關係,繞個彎而已」,客客氣氣把我送到家。習慣成自然,搭便車的確很方便,有時在外短程搭車,怕計程車司機歹面色,也會打電話請同事「順便」出來載一下。其實我也知道,我的「順便」常是別人的不方便,只是故作不知道而已。

top

3  

經過一段搭便車的日子,身邊的助理開始慫恿我學車,熱心的為我報名,輪流用車子把我送到教練場,時間一到再把我接回。有時還會跟教練討論我的學習情形,並記下駕照考試日期、體檢及相關規定。我就像到才藝班上課的小孩,除了人到之外,其他細節都有「家長」打點。他們如此辛苦、熱心,八成是因為載我載煩了,明知我加入駕駛的行列,台北交通必然更亂,但兩害相權取其輕,寧可讓交通亂一些。

top

4  

我考駕照連續落榜兩次,差不多都是一上車就被趕下來。第一次是車子發動走不到十公尺就熄火,考官和顏悅色地說:「下去、下去!」第二次稍有進展,車子多走幾步,卻在最簡單的倒車入庫倒歪了,別人認為較困難的「S」形行走,我連嘗試的機會都沒有。兩次失利,我決定就此放棄,但「家長」並不灰心,再三鼓勵,他們說:「國父革命都要十次,你兩次失敗算什麼?」

top

5  

我第三次勉強接受考驗,並且順利過關,取得駕照,我的幾位助理最為興奮,一副「皇天不負苦心人」的模樣。其實我能通過考試,不是技術突飛猛進,而是考照規則放寬,可在教練場就地測試,不必大清早趕到桃園的陌生場地應考,更重要地,新規則允許開自動排檔車,比起手排車的讓人手忙腳亂,的確輕鬆多了。

top

6  

助理接著一鼓作氣,蒐集大批汽車資訊供我研讀,勸我買車,也不管我技術如何,家裡有沒有車位。我對此興致不高,不過,體察他們的苦心,如果會開車而沒有車,他們受害更大。買車的事委由助理全權處理,包括車型、顏色與價錢,兩位對車子特別狂熱的助理到處看車,相互研究,最後選定一部已開了一年的福斯 passat。車子開回來以後,我第一次看到「愛車」,沒什麼特別感覺,反倒是他們像逗小孩穿衣服般,從各個角度欣賞車子,很曖昧地對我說:「你看,車子好漂亮,還不到七十萬。」

top

7  

我學車、開車給朋友帶來麻煩,也影響台北交通秩序,但不至於一無是處。至少周遭一些對引擎白痴、對開車有障礙或空有駕照卻不敢上路者,大受鼓舞,產生有為者亦若是的自信。我也因開車,得以深入社會、閱讀人性本質,增加不少生活經驗。後來又找到另一種讓自己開心的方法,有事沒事便找機會載助理一程,表達我的感謝與回饋,而且不容他們推辭。瞧他們在車子裡坐立不安、面色緊張的模樣,我有幾分成就感。

下續《馬路游擊 (4)》

top

相關文章
  1. 邱坤良:《 馬路游擊 (1)
  2. 邱坤良:《 馬路游擊 (2)
  3. 邱坤良:《 馬路游擊 (3)
  4. 邱坤良:《 馬路游擊 (4)
  5. 邱坤良:《 馬路游擊 (5)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