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幽默 

散文、幽默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馬路游擊 (2)

  1. 作者:邱坤良
  2. 日期:2002/12/11
  3. 出處:《聯合報》(聯合副刊)
1  

流浪找車位的最大樂趣是不分環肥燕瘦與已婚未婚,人人平等,雙 B 車、銅罐車也一視同仁,誰都有權利路邊停車。

停車的狀況每天不同,機會不同,平常車位較多的地段找不著,拐個彎進入小巷,卻能在羊腸小徑找到停車的位置。找車位的過程頗有尋寶、猜謎的樂趣,今天車位難找,不代表明天困難依舊。早上找到好位子,也不保證下午仍然好運。找車位很像賭博,每次都是重新開始,帶給賭客新的希望、新的機會,永遠不放棄,就永遠可期待。有了這樣的體認與發現,找車位不再是辛苦、煩人的事,而是難得的人間遊戲。從枯燥、混亂、平淡的環境苦中作樂,生活就會知足常樂。回家找停車位找出樂趣,那麼,隔天花時間找車子也不必太傷腦筋,就當作是頭腦體操,訓練記憶力的方法吧!

top

2  

我每天大清早沿街找車,在旁人看起來,不是有路無厝的流浪漢,就是有偷車嫌疑的人了。早上不能立即找到車子,是因為想不起它停放的地點。印象中車子好像停在那裡,可是過去一看,卻又不是,仔細想想,停在那裡應是兩、三天前的事了。起初我很擔心,為什麼才隔一個晚上,就記不起停車地點,必定是年紀大了,記憶力衰退的緣故,不免感到一陣懊惱。不過,懊惱歸懊惱,日子還是要過,沒幾天也逐漸忘掉這股懊惱了。

top

3  

我安慰自己,事情並沒有想像的嚴重。因為沒有固定的停車地方,東邊西邊、大街小巷到處停車,幾年下來,車子所曾經停放的地點何止千百個,更具體講,住家方圓兩公里的任何一個地點都可能停過車。路旁兩側的每個空隙看來都似曾相識,車子停擺的方式也千篇一律,攪亂停車地點,應該是極自然的事。就如同有人每天定時吃藥,有些三餐吃,有些早晚吃,有時飯前吃、有時飯後吃,當他拿起一包包藥物往嘴巴裡塞,難道一點都不懷疑是不是已吃過了?至少我就有這個毛病,前一陣子為了消除隱藏在胃裡的什麼幽門桿菌,按照醫師指示,服用五顏六色的藥,早晚各一次,連吃一個星期。我每天行禮如儀,但拿起不同的膠囊放在手掌中,都得花點時間回想剛剛是否服用過了。

top

4  

人的腦部構造神奇而且精密,就如機器一般,線路必然搭配得天衣無縫,才能想那麼多事,記那麼多事。但每天機械地做固定的事,不代表不會陰錯陽差,線路有秀逗的時候,人的頭部少一根筋就如燈泡短路,稀鬆平常。忘記停車位置,或懷疑已吃過藥沒?就不用太大驚小怪了。常聽說某某人晚上睡眠中走了,是因為頭部那條筋斷了,我有時感覺頸部一陣抽痛,立刻聯想是不是那條血管要爆裂了。

下續《馬路游擊 (3)》

top

相關文章
  1. 邱坤良:《 馬路游擊 (1)
  2. 邱坤良:《 馬路游擊 (2)
  3. 邱坤良:《 馬路游擊 (3)
  4. 邱坤良:《 馬路游擊 (4)
  5. 邱坤良:《 馬路游擊 (5)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