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那種海

  1. 作者:孫梓評
1  

他們一路開夜車來到七星潭,開了五個多小時,中間兩度停靠便利商店。蘇花公路彎彎繞繞,她偶爾笑著凝望他年輕專注的側臉,音樂盤桓在車廂裡。累嗎?他搖了搖頭,為了想在日出之前,看見那種海。

top

2  

平日沒有人發覺他們的關係 ── 屬於他們的應該是上屬與下屬,女與男,前輩與後輩。距離五個座位之遠,負責各個版面的人穿梭其中,他們的戀人身分從未曝光,即便偶爾一群人伙著去吃晚餐,笑鬧聲像空的飲料罐頭被誰踢遠,他只也是默默挾起盤裡的菜,望著她談笑風生,周旋眾人之間。

top

3  

怎麼開始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開始了。開始了就像在純白紙上用炭筆畫出一條線,不管你再怎麼努力擦拭都留著一抹淡淡痕跡那樣。她總是很晚才下班,他一下班就上線,不出聲,只守在連絡人名單上。等待她的一個表情符號。等待她暱稱的改變,等待她漸漸願意說起那些燃燒過的事與世界。

top

4  

他說要幫她過生日,下班後他開著租來的車子繞回公司接她,這是他們第一次出遊。她記憶中曾經有一回在七星潭等待天亮,她說啊為什麼潮水一次又一次地擦痛了石子,它們怎麼就甘願這樣被磨蝕且成為潮聲呢?想起已經結束的婚姻她的聲音也不透露任何情緒,就像她每日無論睡得多遲,一定妝扮齊整地出現。她說啊生日就應該變年輕,能夠再看一次那種海,該有多好。

top

5  

他願意成為那種海,每天七星潭都會在黑暗中死去一次,無敵的光就要從海平面升起了,他但願自己能帶她看見重生。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