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歷史 

短篇小說、歷史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1916 城隍

  1. 作者:吳鈞堯
  2. 日期:2005
  3. 出處:中國時報
1  

一八九五年,德國兵艦三艘泊後埔港,有德人上岸測量,並於山上插旗,島民懼,紛紛遷徙,九月兵艦去,始知德國本欲租借金門開為商埠。因金門四面受風,開港不易,故改租青島。

一九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後埔大街發生空前大火,延燒店屋四十餘家,事後清理敗瓦頹垣,置於城隍廟南邊,堆積如山,日久不移,遂習稱為木驢仔堆,今已移去。

一九一一年,民軍光復廈門,時金門分縣陳國衡,聞廈有軍隊將來金,半夜逃去。金門秩序大亂,紳商公舉饒都司肇昌成立臨時民政廳,以維持秩序。

一九一四年,七月十一日,福建巡按使許世英奉轉批准金門旅新加坡華僑黃安基、陳芳歲等一百二十三人之請,金門設立縣治。

一九一五年,金門縣成立,福建省政府派左樹燮任知事。

一九一六年,縣誌略。

top

2  

多年前,後埔大火,延燒店家四十餘。敗瓦頹垣堆積如山,擱在城隍廟南邊,日久不移,久了,竟也有了名字,後埔人喚它,木驢仔堆。

木驢仔堆,直到民國四年金門設縣,才被移置。

農曆三月底,後埔街上喜氣洋溢,前一年七月,金門旅居新加坡華僑黃安基、陳芳歲等一百二十三人的請願,福建巡按使許世英奉轉批准金門設縣,新任知事左樹燮也已抵金赴任。金門向來隸屬福建同安,直到民初,才有自己的父母官。林乃斌多次呼籲鄉僑,聯名請願,而今大願實現,倍感欣喜,適逢農曆四月十二迎城隍,夥集眾多鄉紳,決議擴大舉辦,以玆慶祝。後埔鎮上,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其他鄉鎮的人或務農或捕魚,也都舉起袖子,擔起畚箕,一起運走沒燒盡的雕窗、大門,木驢仔堆一點一點地,移了去。

top

3  

擱了許多年,許多巨大的樑柱都已灰化,一剷,煙塵四起。林乃斌長長嘆氣。有許多次,林乃斌走來木驢仔堆前,大雨中,殘骸宛如墓園荒棄,晴光下,則如將軍傷痕累累。

城隍廟旁人聲鼎沸,幫忙的鄉民閒論著今年的迎城隍,該有熱鬧瞧。林乃斌、黃卓漢、林燕詒等地方鄉紳,也不得閒,農曆年後,他們一碰面,都在交換戲班子邀請狀況,跟迎城隍陣仗。

top

4  

四月天,大霧易興,一旦霧起,屋簷、樹梢,都成了一張畫,框著一幀霧,人,活像塞在棉花堆裡的傀儡,週遭盡是雪白。四年前的四月,也白靄靄,而今,民國已立,一切彷彿不必多說。林乃斌喝一口茶,想說些什麼,看了黃卓漢、林燕詒一眼,話沒說,茶又一口。這霧真濃,陽光高照,也不散。林乃斌終於忍耐不住,提起四年前,陳國衡當父母官時,說城隍爺也是滿清的官,是官,怎可以沒有辮子?

top

5  

一夥人,想到這,不禁莞爾。陳國衡不是說著玩的,不知何時差使理髮匠,用髮絮揉成一條辮子。迎城隍,行主祭前幾天,陳國衡取出辮子,就要掛上去。鄉紳都急了,趕緊說,城隍爺是宋代傳下的,宋朝人不蓄辮子的。金門城隍爺供奉的倒非金門先賢,隨福建同安,迎宋仁宗進士蘇緘為神。宋神宗時,蘇緘抵禦交阯入侵,城破,自焚殉國。交阯又攻貴州,宋軍陣中大喊,「蘇城隍督兵來報仇啦」,交阯喪膽而敗,同安人尊崇蘇緘英勇,迎為城隍,神威渡海,也坐鎮金門。而今,陳國衡居然要掛城隍爺的辮子?

一夥人好說歹說,陳國衡總是不聽,後來有人說了,城隍爺靈驗啊,白日掛他辮子,小心他夜裡掛你辮子。陳國衡心裡一驚,才作罷。

top

6  

舊事重提,林乃斌一幫人笑得合不攏嘴。笑罷,林乃斌卻又長嘆。四年前,迎城隍前不久,後埔大火,延燒四十餘家店面。那店,有賣米粉的、炸饅頭的、當鋪、茶葉批發跟家具店,都付之一炬。準備妥當的蜈蚣座陣頭、藝閣等,所需的紙傘、裝扮用的面具、頭盔、衣飾、頭飾也逃不了。火,真正的大火,像水氾濫。是夜,火舌竄出時,就高得嚇人。店家跟居民初始都還奮勇取水滅火,到後來,火舌肆溢,屋宅,像一只只金爐,桌子、椅子像紙錢,燒倒、再燒倒了,紙錢喃喃飄著信眾的祈禱,傳給神聽,這傾家而盡的家產,又燒給誰聞?

top

7  

火,燒得旺,卻沒燒出真相。居民嘀咕,恐是陳國衡的辮子惹了事,但只敢小聲埋怨,不久,也沒人敢提。林乃斌望著火勢發呆時,被黃卓漢等人拉走。黃卓漢相信,這火,是衝著他們來的。林乃斌聽了一驚,急忙收拾心神,打量左近有無可疑的人。

不一會兒,一高一矮,莊稼漢打扮的男人走近林乃斌。一夥人都警覺到,不說話,只比手勢,分批走到城隍廟南邊,火光照耀不著的暗處。高的那人說,局勢不太對,得留神。矮的那人則守著牆邊,觀察動靜。

top

8  

那一年迎城隍前,林乃斌趁機去了內地。廈門、金門不過短短幾十海浬,乘船,一時許即可到達。從廈門再轉火車到廣州,也只一、兩天工夫。張姓革命黨人在茶店跟林乃斌會面。林乃斌行前,心情激憤,透過零星帶回來的內地報紙,他知道孫文領導革命,滿清打了好幾場敗仗,外國人得寸進尺,行將瓜分中國,再不圖強,只有亡國。外國人的兵力林乃斌年輕時就見識過了,光緒二十一年七月,林乃斌僅十餘歲,曾目睹三艘德國軍艦停泊後埔港,德國人視居民如蠻夷,執槍而入,蠻橫無禮,強上岸測量,直到九月才離去。後埔居民擔心德國人不利,紛紛走避,林乃斌年輕,頑性大,暗暗結伴,觀察德人。後來才知道德國本想租借金門開為商埠,但金門四面受風,開港不便,後來改租青島。

top

9  

那兩個月是林乃斌的一個洗禮。傳說,外國人膝蓋不能彎曲,只要撂倒,就能取其性命。林乃斌瞧了瞧,外國人膝蓋能彎,且高頭大馬,那容易撂倒?他們丈量時,這裡寫寫、那頭畫畫,高深莫名。短短兩個月,神出鬼沒的德國人在林乃斌心裡寫下西方文明深奧的印記,那一個模糊的概念把東、西方秤在天平兩側,林乃斌吶喊,就算僻居小島,也該有興國之志。

top

10  

那是一粒種子,革命的,吹啊吹地,像蒲公英,迎風飄。風沒有定向,忽東忽西,目的成謎,但是,林乃斌是信仰革命的,四年多前,鼓起勇氣前往內地,見了張姓革命黨人。林乃斌躊躇滿志,金門島在那一刻巨大、也神聖了。革命黨人差遣兩名黨員,隨林乃斌到金門部署革命大計,知道不久後,金門舉辦迎城隍慶典,金廈往來船隻多,盤查鬆,在戲班的道具跟衣箱中夾帶同盟會宣言,過渡金門,利用迎城隍,偷偷傳遞。

傳單上岸後,他們分批、分地,存放後埔大街上店家裡,卻祭了眼下這場大火。

top

11  

高的革命黨人說,暫時不會晤(11)了,得提防清廷奸細。他懷疑,清廷尾隨他們入了金門,這場火,許是示警。一高一矮革命黨人,隔天搭船回內地,從此再無消息。三年後,內地傳來武昌起義成功,林乃斌欣喜革命成功,卻哀嘆那場大火,燒去他報國捐身的慷慨。他後來經過木驢仔堆,像看見大時代的河流從眼前流將過去,浩浩蕩蕩,激激殤殤,他握拳、蹬腿,就想奔入,不怕流汗、不懼流血,然而,卻只能握拳、長嘯,望著木驢仔堆,咬牙興嘆。久了,木驢仔堆在他心裡,成了個衰頹的名字。這名字在後埔、在金門,之前的巨大、神聖,遂為荒涼、黃沙滾滾取代,再度孤懸海外,賊匪虎視,賊盜魍魎。

top

12  

民國元年,國民軍李心田帶著誥令抵金,駐守浯江書院,宣布民國建立,民眾得剪除辮子。一次會晤,李心田提到,革命軍閩人不少,不乏金門人士,而且,金門也號召革命,組織同盟會。李心田環視在座鄉紳,黃卓漢在李心田的言語鼓勵下,忙站起來說,金門同盟會的會長,就在座上呢。鄉紳面面相覷,不知是什麼人。林乃斌直挺挺地站起身來,承認在金門組織革命軍,只可惜,多年前後埔大火,燒出問題。

top

13  

李心田格外禮遇林乃斌,期勉說,民國初創,萬事惟艱,大家都得為民請命,再接再厲。

李心田的話,又燒起林乃斌心裡的火,但是,革命已經有了名字,它的名字叫做孫文、叫做中華民國。林乃斌轉念一想,覺得不對,它的名字該叫做人民。

top

14  

它的名字該叫做人民。而今,千百年來,金門終於設縣,有自己的父母官。

林乃斌轉念一想,不管大火適宜或不適宜,都已發生、堆積,且遭移置。堆積如山、塵灰四起的木驢仔堆,也在移置時,慢慢跟革命的浩蕩江河連做一塊,儘管,它已成灰燼,仍是一條繩、一條索,一條細流。

林乃斌振奮起精神。霧濃,連人形都瞧不真確,林乃斌喝著一口茶、又一口茶,雖看不見眼前的路,卻把過去的路看得清清楚楚。

top

15  

遠處傳來鑼響幾聲,眾人眼神一亮。戲班子行將入港,許是擔心霧濃,撞著他船,或者,怕人不知道他們到了,鑼響一聲接一聲。大霧裡的鑼響,慢慢敲散籠罩金門的大霧,四月十二迎城隍,引領而望中,神,翩翩降臨。

(中國時報)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