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臉世代

  1. 作者:陳柏青
1  

我的青春年代像是行走於臉顏之上。因為青春,臉始終在變動發展,痘子如熔漿水泡起了又滅,毛髮今朝推平犁齊像是後院的草坪,明兒又回到高原之上水草豐美,頰畔油光淋漓而一逕是燙紅的,似乎隨時都會再來場火山運動。

top

2  

認識自己的臉,卻又是一次「考古」,骨頭的定型,臉頰鼻顎的奠基,都溯源自父親那頭母親那端乃自更遠隔代遺傳,我們如今擁有的,其實是無數張臉的重疊,一次描圖紙按著輪廓疊影後妥協的可能。

top

3  

我青春的哀愁,都反映在臉上了。日日,我站在鏡子前,用指掌捏揉推壓,希冀地殼錯動而創世紀重譜,試圖重新打造一張臉,捏著鼻子試圖讓鼻頭高些尖點,怎總像是豬鼻子,憋著氣縮束臉頰,直到嘴巴都嘟起了,氣自己沒有櫻桃小嘴,額頭為什麼這麼高而下巴又太短,而下顎怎不能逐吋向下削尖些,反而朝旁橫向發展拓成一道危牆……

top

4  

也不知該說是幸還是不幸,我們這個年代,醫學進步至此,削骨整肌,抽脂磨皮,添物變臉,加壓隆大,當我們談起「整形」,那像是一種嘲弄,「他這麼美還不是整出來的。」,似乎能以此拉低別人臉龐的美麗質素,或著,「反正最後我們去整整就好了」,又像一種希望,講著講著我們忽然又成了自己臉顏的上帝,將創世紀的羊皮紙捲回第一章,再造臉的地層地貌,歡迎登陸美麗新世界。

top

5  

青春時代,我總躲在房間裡,一眼對著鏡子,一眼瞪著桌上的記事本,統計該動哪些部位,而又該存多少錢好支付手術費,而這筆支出,我該去做哪些工作,花多少時間,累積多少成本,再換算為未來臉的美麗資本。

top

6  

我已經偷偷算好自己臉的模樣。那意味著,連未來的時間和作為都預支/預知。用還沒長成的臉,過未來被透支的人生。

我的計畫是,高中畢業那年暑假,考上遠方的大學,用存夠的錢,到診所換張臉。然後到誰都不認識我的大學,用新的臉,過新的生活。

隨著計畫中的時間越近,我發現,很多問題浮現了。

top

7  

最大的問題是,我存的錢根本不夠。

但我又那麼大咧咧無比得意的作出宣告,每次有人笑我醜,我都無比自信又空虛的回答他,也是回答自己,哼,等我高中畢業。一切都要不一樣了。

那個高中畢業的暑假,我躲在家裡一個月。並非因作了手術不敢出門,而實在是,我哪來的手術費用呢,但又已經做出豪壯的宣言,只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假裝不在家,以免別人詢問。

top

8  

這時我才明白,怕丟的,從來不是外面那張臉,而是裡頭的,是裡子,是面子。

時間也換了他自己的臉。很久以後,我已經學會和自己的臉和平相處,接受它,或說,讓它接受我。我們可以配合得更好。很奇怪的是,在我的家鄉,久久舉辦一次的同學會上,同學在我看不見的地方,竊竊私語,一問,才知道,他們都在討論我,到底整了哪裡?

top

9  

「你現在看起來不一樣了。」

她們說。

原來,我自己都忘記了,她們卻都還記得,還記得我高中時代那張臉,以及在意那張臉時的臉色,乃至我的變臉宣言。這麼多年來,她們總是依靠著我攜回家少數的照片,或是路上相逢的驚鴻一瞥,繪聲繪影描述我到底整了哪裡。

有些人說我鼻子動過了。

有些人說我眼睛變大了。

有些人說我臉小了下巴更尖了。

有些人則根本抄襲某鄉土劇劇情,他說,我去美國跟人換了臉。FACE OFF。

top

10  

那一場同學會上,我的臉已經不再青春,卻始終是紅通通的。重新感受到年少時某種羞赧,委屈和不解。

原來啊,那是我青春時那張憂傷的臉,活在別人的腦裡,如今肅穆著神色,面對面,來與我對質。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