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聽江蕙唱歌

  1. 作者:凌性傑
  2. 日期:2008
  3. 出處:《2008∕凌性傑》,爾雅,2009
1  

在這個美麗的島嶼上,我聽江蕙的歌長大,在那些聲音中穿越時間來到了現在。從她出道時直來直往的嗓音,到如今的曲折輾轉,這其中似乎有纏綿不盡的故事,以及千般萬種的人生況味。等了二十七年,江蕙終於開了演唱會,成為登上小巨蛋舞台的第一位閩南語歌手。本來預計只辦三場的,沒想到門票沒幾天便售罄,緊急加了一場。我買到的,正是第四場的票。

top

2  

前兩晚的嘉賓是洪榮宏,江蕙與這位無緣的昔日情人對唱《一生只愛你一人》,這也惹得台下的陳美鳳唏噓不已,感嘆命運的捉弄:「這兩個人真的讓人覺得遺憾,我哭慘了。」洪榮宏的母親、妻子都來捧場,他唱完歌後抱了江蕙兩回,說是老婆大人的交代。江蕙則笑著回應洪榮宏「娶對人了」,「這輩子我可以不用嫁了」。面對已逝的戀情,他們的成熟與寬諒,讓聲音充滿了畫面。難怪在戲劇裡嚐遍人生辛酸的陳美鳳,會如此的激動。無緣親睹這一幕,我上網去找了這段錄影,看完之後不能不感慨。

top

3  

置身小巨蛋三樓,我幾乎整場都跟著唱,在那些起伏的旋律中縱容自己的濫情。江蕙的聲音極有故事性,《斷腸詩》獻給父親,《落雨聲》追念母親,當字幕一行接著一行出現江蕙的人生故事,許多人隨著暗暗掉淚。為了幫助家計,江蕙九歲起在溫泉鄉走唱賣藝,所有的委屈忍耐,只為了讓刻布袋戲偶的父親手上可以少幾個傷口,只為了讓煎蔥油餅的母親可以少幾個被熱油燙腫的水泡。她說真高興每場都坐滿一多萬人,只可惜沒有早點辦,父母親都看不到、聽不到了。隨後轉軸撥絃,一把吉他自彈自唱《家後》,想必也要讓她自傷遭遇。

top

4  

說要感情放一邊,其實最是不能忘卻。當她換上一襲亮紅色晚禮服,情調又忽然一轉。眾絃俱響,《紅線》歌詞裡追問姻緣 ,她終於淚下。仰著頭她說,感應到父母親在天上聽著。她也知道父母親對女兒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夠披上白色嫁紗,找到一個好歸宿。她哽咽著,「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我們大聲喊,江蕙不要哭,其實自己也都不能自制的想起許多人、許多事。

top

5  

真正好的聲音就是這樣,帶著人橫越時空,重建記憶現場。因為這美麗的交換,讓這麼多人在同一首歌裡,流下了不同的眼淚。我對人生,益發起了敬惜之心。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