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飲食 

散文、飲食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酒逢知己

  1. 作者:凌性傑
  2. 日期:2007
  3. 出處:《燦爛時光》,爾雅,2007
1  

性喜嚐鮮的我,好難得一口氣訂了半箱同款紅酒。那滋味自從喝過一次之後便縈繞舌間,久久不去。所以念茲在茲,深怕再無法遇見這樣的美好。同一款酒除非年份不同或的確物超所值,我向來極少重複買進。但喝來喝去,也不過是在穩定中求變化,對陌生的酒廠、陌生的葡萄品種往往存著戒心。花錢事小,怕的是壞滋味帶來壞心情。人之大欲存焉,飲食與男女難以分說孰重孰輕,但可以確定的:酒食若是足夠,人生便可以不那麼憂愁。

top

2  

關於飲宴、人際的交接酬酢,賢主嘉賓、良辰美景加上賞心樂事,自能構築幸福人生。若只舉杯邀明月還要說樂在其中,便未免矯情了。「沒有喝酒,沒有朋友。」我的原住民朋友時常這麼說,難怪往往不醉不歸。當酒精在體內發酵,飲食安慰了身體,唯有思想及言語可以餵養彼此的靈魂。古來人人都寂寞,藉著吃喝,酒食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這不免令人想及,那採集漁獵的先民生活,最大的快樂莫非是分而食之,從個人而有了集體。

top

3  

想當日,傾斜旋轉著酒杯,慢慢搖晃,那汁液在燈光下有新鮮的顏色。清淺如許,讓人有點害怕它味道寡淡,喝不出餘韻。直到伸長鼻子去聞,發現其中柑橘、草莓一類果香悠揚,甚而有一些蘆筍的甘甜、醺熟的乾酪氣息,內涵豐富,才稍稍安了心。彷彿這酒的一生,悉數依託在顏色、氣息、酸甜與辛澀之中。自開瓶以後,它的生命經歷時間與空氣,重新來過一次。據聞鑽研深厚的飲者總能如此想像:當年葡萄成長期的天氣是晴是雨,其根植的土壤砂與石的比例,霜露怎樣滴落,陽光曾如何閃耀其上……譬如某年歐洲熱浪侵襲死了不少人,那樣的天候卻造就了葡萄的豐盈、酒汁的美好年份。

top

4  

入口才驚覺這黑皮諾(Pinot Noir)果然不凡,跟從前喝慣的卡本內蘇維儂、梅洛氣性懸殊。不像其他葡萄易於生養,這品種因為皮薄早熟且容易受傷,僅能在這星球上某些特殊涼爽的氣候區存活。它需要被懂得,細心呵護,才有機會成就其纖細優雅。初嚐時或要嫌其酸,紅肉的濃重、海鮮的腥甜似乎都與它不搭。徒有美酒而找不到相應的佳餚,可說遺憾之至。幸而善於飲饌之道的好友說不妨試試他法,以新鮮苜蓿芽沾柚子醋醬油,配這酒正好。

top

5  

正好,這時機開瓶,恰值高峰飲用期。新世界的酒標榜即開即飲,行樂無須多等待。舊大陸的則要耗一點時間封存醞釀,堅持文明的況味。時間的藝術難道不是這樣,可一不可再?一瓶酒自有生命,有其繁複的變遷,挑錯了時機去喝,便永遠誤失了專屬於它的好滋味。更可惜的是那滋味徒然消逝在時間中,從來無人懂得。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