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飲食 

散文、飲食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西螺追想曲 (2):德國豬腳篇

  1. 作者:季季
  2. 日期:2006/8/2
  3. 出處:《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1  

一九七七年底進入新聞界工作後,我的經濟情況好轉,回永定探望父母,總要買幾瓶西螺醬油膏回台北送同事文友。西螺醬油膏,一瓶大約半斤重,我坐客運車頂多只能提四瓶,一路上必須小心翼翼唯恐碰撞打破。如果搭妹妹或弟弟的車回去,我就能一口氣一打。但同事文友不止一打,有時難免顧此失彼。如果同事含蓄的說:「妳什麼時候再回西螺啊?」我就知道他家的醬油膏見底了。林海音先生則是一貫直爽的問道:「季季,妳好久沒有送妳們那個西螺醬油膏給我了!」—— 對於西螺人來說,聽到這樣的責備,也等於一種讚美。

top

2  

後來傳統產業行銷現代化,有同事在台北一些超市買到西螺醬油膏,很興奮的對我說:「以後妳不用大老遠的從西螺到台北了,我們自己去買就好。」

top

3  許博允,吃德國豬腳淋一圈西螺醬油膏

一九八三年底,許博允新象公司搬到敦化南路一段新學友大樓的十三樓,並把六百多的地下室闢為藝文中心,有展覽繪畫的藝廊及可供演出的小劇場賴聲川表坊李國修屏風,都是在那裡成立的。

top

4  

但我要說的不是小劇場歷史,而是一個與西螺醬油膏有關的經典鏡頭

top

5  

愛吃懂吃許博允,也在那裡開了一家絲路餐廳,親自規劃裝潢和菜單,見到朋友就熱情的說:「來啊,來絲路,不騙你,真的很好吃,尤其是德國豬腳一級棒!」

top

6  

我和幾個新聞界朋友第一次去絲路許博允自己就點了一客德國豬腳怪的是豬腳端上桌,他匆匆跑去廚房,了一個瓶子出來。絲路光影爛漫,我以為那是一瓶酒。等瓶子上桌一看,咦,螺王?我說,許博允,這是我們西螺的醬油膏啊。(螺王是瑞春醬油廠的頂級醬油,當時一瓶二百元。)只見他一邊在德國豬腳了一圈醬油膏,一邊不斷的點頭說,是,是,這個德國豬腳上這個醬油膏,味道更好!

top

7  

我二十歲就認識許博允,竟不知他這麼愛西螺醬油膏。他比我大半歲,我比阿肥(丘延亮)大三個月,我們三人是當年朋友圈的少數民族,共同點是不考大學。我是貧窮的職業作家,他們兩人卻是優游自在,跟著許常惠學作曲。阿肥是蔣緯國的小舅子,父親在中央信託局當儲運處長,家境優渥衣食無虞許博允家是淡水望族,他祖父許丙(1891—1963)日據時代曾擔任板橋林家花園總管台灣總督府評議員,貴族院議士,富裕多金,喜歡戲劇音樂美食。許博允從小跟著祖父出入劇院、酒家;後來搞作曲,創新象,開絲路,都有祖父的基因。吃德國豬腳西螺醬油膏,這創意十足的鏡頭已成了我記憶裡的經典。西螺醬油很少做廣告,我當時問許博允什麼時候開始西螺醬油膏,他一派瀟灑的說:「從我祖父就開始啦。」

下續《西螺追想曲 (3):烤火雞篇》

top

注釋
1 新聞界:
2 好轉:
3 探望:
4 醬油膏:
5 同事:
6 文友:
7 半斤:
半斤八兩
8 頂多:
9 小心翼翼:
10 唯恐:
11 一口氣:
12 一打:
13 顧此失彼:
14 含蓄:
15 見底:
16 林海音先生:
17 一貫:
18 直爽:
19 責備:
20 傳統產業:
21 大老遠:
22 拎:
23 許博允:
24 新象公司:
25 坪:
六百多坪=
26 闢為:
27 藝文中心:
28 藝廊:
29 小劇場:
30 賴聲川:
31 表坊:
32 李國修:
33 屏風:
34 經典:
35 鏡頭:
36 懂吃:
37 絲路:
38 裝潢:
39 德國豬腳:
40 一級棒:
41 一客:
42 怪的是:
43 光影爛漫:
44 螺王:
45 頂級:
46 淋:
47 少數民族:
48 不考大學:
49 優游自在:
遊?
50 小舅子:
51 處長:
52 優渥:
53 衣食無虞:
54 望族:
55 日據時代:
56 林家花園:
57 總管:
58 台灣總督府:
59 多金:
60 出入:
61 酒家:
62 基因:
63 廣告:
64 迷:
65 一派瀟灑:

top

相關文章
  1. 季季:《 西螺追想曲 (1)
  2. 季季:《 西螺追想曲 (2):德國豬腳篇
  3. 季季:《 西螺追想曲 (3):烤火雞篇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