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穿過臭水四溢的夜市

  1. 作者:郝譽翔
  2. 日期:2009/11/26
  3. 出處: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1  

北投市場並不算大,但或許是年代久遠──據說從日治時代開始,新市街就聚集了上百個攤位,也或許是因為靠近昔日屠宰場,他們利用市場旁的一條磺港溪,來清洗宰殺後的豬隻,所以在我的記憶中,北投市場彷彿一直瀰漫著濃重的腥味黏稠烏黑的泥水,流淌密密麻麻攤位之間。

top

2  

不知從何時起,磺港溪就用水泥覆蓋起來,成了一條磺港路,路中央也成了一座小小的停車場,無人管理。大家都知道路底下是一條溪水,但卻故意把它忘掉,彷彿流過那兒的不是溫泉,而是排放市場殘渣臭水溝,所以要起鼻子快步的走過。走過狹窄的磺港路後,就會看見市場的正對面有一間小小的瓦斯行,那裡就是李宗盛的家。

點此看大圖
台南市巷弄裡的一家瓦斯行 (王于仁,2010-04-03)
圖片說明

台南市巷弄裡的一家瓦斯行 (王于仁,2010-04-03)

top

3  

19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學運之火在海峽兩岸熊熊的燃燒,而那一年我二十歲,正在讀大二。年底,滾石集合旗下重要的歌手,推出《新樂園專輯,英文的名稱是 Peace Land,和平的樂土。在這張專輯中,李宗盛唱起了《阿宗三件事》,他唱:

「我是一個瓦斯行老闆之子,

在還沒證明我有獨立賺錢的本事以前,

我的父親要我在家裡幫忙送瓦斯,

我必須利用生意清淡的午後,

在社區的電線桿上綁上寫著電話的牌子,

我必須著瓦斯,穿過臭水四溢夜市

這樣的日子在我第一次上綜藝一百以後一年多才停止……」

top

4  

我聽了不禁潸然落淚。沒錯,那確實是一座臭水四溢夜市啊,然而我也是被那座市場餵養長大的。到了晚上,白天賣菜賣肉的攤販便搖身一變,燈火輝煌了起來,改賣宵夜、衣服和琳瑯滿目的小首飾賣藥班子就在磺港路停車場的空隙間,搭起了一座簡陋的舞台,我曾在那兒看過各式的雜耍氣功表演,而成了我人生中最早的劇場經驗。有一回,還有人來展示雙頭蛇。那是一個又黑又瘦的男子,拿著一只長方形的小鐵籠,用布遮起來,神秘兮兮的說籠子裡有一條雙頭蛇。他說得天花亂墜,竟也把我給住了,足足站在那裡一整晚,看他賣藥,結果藥是全賣光了,但布卻始終只是掀起一小角,就又趕緊放下,籠子裡有黑影在不安的蠕動,但我到底是沒有瞧見,那一條雙頭蛇究竟長得什麼模樣?

top

5  

夜深了,賣藥的男子不慌不忙收起小桌,熄滅燈光。晚風吹來,市集的人潮散去,只剩下一地的紙屑和空塑膠杯冷冷的飛舞。我著男人的背影和他手中的鐵籠,卻沒有勇氣追上前去,請他給我看一看雙頭蛇?只要一眼就好。但或許男子也是為了我好,因為讀過孫叔敖故事的人都知道,看見雙頭蛇是不吉利的,會死的。

top

6  

又有一天,瓦斯行門口停著一輛黑色大轎車。市場一帶從沒出現這麼豪華的車子,引起不小的騷動。果然是李宗盛回來了,正在和家人話別。那時的他早已是個大明星,我躲在騎樓遠遠的看他,好像做夢一樣。我看著他坐進駕駛座,駛著閃閃發亮的汽車,艱難地穿過臭水四溢夜市,然後消失在好奇的人群之中。那時才二十歲的我,非常篤定自己一定會跟他一樣,離開這裡,走上一條北投之子大多會走的道路。然而我真的離開了嗎?在離鄉近二十年後,我卻忽然不那麼確定了起來。

top

注釋
1 北投:
2 日治:
3 攤位:
4 昔日:
5 屠宰場:
6 磺港溪:
7 宰殺:
8 豬隻:
9 瀰漫:
10 腥味:
11 黏稠:
12 烏黑:
13 流淌:
14 密密麻麻:
15 水泥:
16 溫泉:
17 殘渣:
18 臭水溝:
19 掩:
20 瓦斯行:
21 李宗盛:
22 六四:
23 天安門事件:
24 學運:
25 海峽兩岸:
26 熊熊:
27 大二:
28 滾石:
29 旗下:
30 新樂園:
31 專輯:
32 和平:
33 阿宗三件事:
34 生意清淡:
35 電線桿:
36 扛:
37 四溢:
38 夜市:
39 綜藝一百:
40 潸然落淚:
41 攤販:
42 搖身一變:
43 輝煌:
44 宵夜:
45 琳瑯滿目:
46 首飾:
47 賣藥:
48 班子:
49 簡陋:
50 雜耍:
51 氣功:
52 兮兮:
53 天花亂墜:
54 唬:
55 足足:
56 蠕動:
57 不慌不忙:
58 熄滅:
59 人潮:
60 紙屑:
61 盯:
62 孫叔敖:
63 吉利:
64 轎車:
65 騷動:
66 話別:
67 騎樓:
68 駕駛座:
69 篤定:
70 離鄉:
離開家鄉。
這裡的「鄉」是指「家鄉/故鄉」,不是「鄉村」。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