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小舖

  1. 作者:何寄澎
1  

所謂「生活」,本質原是平凡的,脫不了柴、米、油、鹽,脫不了飲食俗事。於是,許多小與我們相連的關係,彷彿血脈一般,分也分不開;即使有一天它們消失了,也會在記憶裡永遠存留。

top

2  

翻閱我過往生命裡的小,兒子成長的那個階段,居家附近的豆漿、豬肉,以及麵包,最教我不能忘懷。

top

3  

豆漿老闆娘,三十多歲青壯年華,長得高頭大馬,帶著家人炸油條飯團豆漿,裡裡外外張羅,把早晨的空氣鼓得喧天價響。父親每天光顧一套燒餅油條、一碗清漿,數年如一日。在我的印象裡,老闆娘不大招呼人,也無親切表情;父親則如所有顧客,吃完就走。然而從某一天開始,冰箱裡總有一袋軟軟的豆皮,原來是老闆娘沸滾豆漿上撈起送給父親的。我沒問為什麼,但我確定父親是裡最老的客人。豆皮不值錢,卻是有錢買不到。我拿脆碧的雪菜炒軟黃的豆皮,味美異常,遠過江浙名館的雪菜百頁。那一段日子,這菜成為我們飯桌上最常見的佳餚;那一段日子,父親因為有著家鄉味早點饜足,神情總是愉快的。

top

4  

豬肉的主人是一對新婚未久的夫妻。夫為主,妻幫襯;夫五官清秀,笑口常開;妻靜默少言,憨厚可愛。我們喜歡到這樣「歡喜」的買肉,覺得燒出的菜,會更可口。誰知「歡喜」不常,夫突然意外身故,妻一人撐著沈重的肉。那一陣子,我看她「張皇失措」的應對客人,肉切不好、價算不清,狼狽、哀悽佈滿臉上。虞詐詭譎的商場環境,加上一個襁褓中的孩子,我完全可以想像她的艱辛,也擔心她隨時會垮掉。有一段時間,肉裡多了一個男子,但隨即又消失。我驀然發現,初見她時的新嫁娘容顏已杳然飄逝,只一逕熟練的、俐落的,沒有表情的賣著豬肉,不熱絡,也不特別冷漠。

top

5  

至於麵包,則由一位年輕的女子主持。她是家中的長女,到日本拜過師、學過藝。開張,生意就很好,而且愈來愈好。她做的麵包,種類不多,卻風味獨特,引人垂涎。那香甜濃郁、柔軟有勁,完全滿足視覺、嗅覺、味覺的三重享受,總帶給人無限幸福的感覺;也令我想起大學時校門口固定日晡時分熱騰騰上架的缽形巧克力麵包,是怎樣溫暖著、安慰著每一個疲累飢餓的學子。有許多年,我們家人,除了父親外,都是從她的麵包開始一日之計的;有許多年,我們總見一襲素樸衣衫穿梭在排排麵包架中;而我們同時亦見她的父母愈來愈得尊養,她的弟妹愈來愈得處優;相形之下,她的身影太清瘦了。

top

6  

如今,我搬離那兒,已逾十年。豆漿老闆娘因為不勝操勞,已經把收了。豬肉裡多了一個老實勤奮、禿了前額的後中年男子;當年襁褓中的嬰兒已入中學。麵包的女子清瘦依舊,而麵包的光澤、飽滿似亦已非昔比。我偶而開車路過舊居附近,眼光總不自禁投向他們所在的角落,好像要尋找什麼;又似乎躊躇著、思量著是否要停車問候。但終於只是默默的祝福、悵惘的緩緩駛離。

top

7  

如今,我住家對面仍有一條長長的小巷,小巷裡仍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小,它們供應我生活之所需。無論是水果、蔬菜、餃子、雜貨、影碟,從它們主人身上,我讀著一則則平凡而動人的生命故事,感受最無華的人情與最本分的人格。

top

注釋
1 柴、米、油、鹽:
開門七件事,
2 飲食:
3 舖:
4 血脈:
5 豆漿:
6 店:
7 麵包:
8 老闆娘:
9 高頭大馬:
10 油條:
11 裹:
12 飯團:
13 盛:
14 張羅:
15 喧天價響:
16 光顧:
17 一套:
「燒餅」和「油條」是 menu 上的單項,但有許多人喜歡「燒餅」夾「油條」,所以也會有...
18 燒餅:
19 清漿:
20 豆皮:
21 沸滾:
22 江浙:
__大菜系
23 雪菜百頁:
24 佳餚:
25 家鄉味:
26 早點:
早點
點心
早點名
早一點
27 饜足:
28 幫襯:
29 五官:
30 笑口常開:
31 憨厚:
32 不常:
33 身故:
34 張皇失措:
35 狼狽:
36 虞詐:
爾虞我詐
37 詭譎:
38 襁褓:
39 垮掉:
40 驀然:
41 新嫁娘:
42 杳然:
43 飄逝:
44 一逕:
45 俐落:
46 長女:
47 拜過師:
拜師學藝
48 甫:
49 開張:
50 垂涎:
51 有勁:
有咬勁
52 三重:
破音字
53 日晡:
54 熱騰騰:
55 一日之計:
一日之計在於晨
一年之計在於春
一生之計在於勤
56 一襲:
57 穿梭:
58 尊養:
養尊處優
59 不勝:
60 禿:
61 已非昔比:
今非昔比
62 躊躇:
63 思量:
64 悵惘:
65 各式各樣: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