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台語(閩南語) 

短篇小說、台語(閩南語)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楊桃樹 (下)

  1. 作者:履彊
  2. 日期:1981
1  

兩個小鬼圍著楊桃樹兜轉,又叫又笑,穿梭在低垂的枝葉間,好不快樂,逗得老人家哈哈笑。

「這邊,這邊──」呂老太太指著閃映在日光裏的枝椏,「熟了,可以挽了。」

小傢伙停止奔躍,順著阿媽手指的方向看,愣在那兒,昌平看了好笑問:「沒看到嗎?」

「沒有哇!」

「再仔細看。」老先生鼓勵著。

「沒有哇!」

淑蕙笑著說,「這兩個小四眼,哪能看見啊?」

top

2  

「什麼?四眼?」阿媽問。

「是啊,我月初帶他們去驗光,居然都近視,不深就是,等著配眼鏡呢!」淑蕙說著有些興奮。

「無讀冊目睛也會近視嗎?」

查某人實在──」呂老先生為老伴的話語,感到些許不悅。

伊們一日到暗攏看電視,講不聽,目睛要貼在電視頂看才過癮,久了就近視啦!」昌平解釋道。

「嘿──不止這呢,伊們還是要看錄影帶呢!」淑蕙半生不熟閩南語,讓老先生微微地笑。

「啥?路影大──」

「媽,就是,像電影的啦!」昌平的不耐,有一半是針對淑蕙的。

「去戲院看?」

「無呵,在內看哩!」淑蕙說,「年底剛買的。」

「別解釋了,越講你老母越糊塗,哪天又叫著要去把白髮染黑然後又想這、想那,黑髮又變白髮。」老先生喜歡取笑老太太的積習難改

點此看大圖
台灣南部,木瓜 (papaya) 豐收(攝/陳吉鵬,2003/06/17)
圖片說明

台灣南部,木瓜 (papaya) 豐收(攝/陳吉鵬,2003/06/17)

top

3  

「看到了,看到了。」小文指著半空中叫著。

「我也看到了,我也看到了。」小武永遠是附和著。

「看到了,就爬上去摘啊!」昌平說。

小文聳了聳肩,看看小武,小武也聳聳肩,還把兩手一攤。大人們都笑了。

「做啥米?」阿媽問。

點此看大圖
台灣南部,芒果 (mango) 豐收季節(攝/陳吉鵬,2003/06/17)
圖片說明

台灣南部,芒果 (mango) 豐收季節(攝/陳吉鵬,2003/06/17)

top

4  

小文擁著小武走到楊桃樹南面,兩人低聲說話。

伊們猜拳,看誰上樹去摘。」做媽媽的永遠以自家小孩的聰明自豪。

「還划拳?笑死人。」做祖母的感到不解。

囝仔嘛!」老先生說。

「都市囝仔實在。以前哪,伊老爸小漢時,哪一日無是像隻猴,在樹上攀上、跳下。」呂老太太愛憐的看著兒子,「這株楊桃,自結粒,阿平就是第一個吃,吃到大、吃到娶某、生囝仔。」

「這是事實,唉。」昌平嘆了口氣,「不過,現在每年還真不容易找機會回來,好吃個痛快。」

「少年人事業打拼最要緊。」呂老先生緩緩吸口煙,將青淡的煙霧吐放在陽光裏,飄,飄散。

「最是神經了,每次都去喝糖精、水加色素的楊桃汁。」淑蕙乘機告狀

囝仔也愛喝啊!」昌平辯道。

「是啊,愛喝,喝得飯菜吃不下,看,瘦巴巴的。」她仍不放過機會。

「阿文、阿武是太瘦、太白了。」老先生說。

伊們像猴,伊們白,白才俊,無病無苦無痛就好。」老太太回答,「哎喲,乖孫仔,划拳好沒?」

點此看大圖
釋迦 (sugar-apple)(攝/陳吉鵬,2007/10)
圖片說明

釋迦 (sugar-apple)(攝/陳吉鵬,2007/10)

top

5  

小文、小武溫吞吞的走過來,臉上滿滿的委屈。

「小武輸,他不承認。」

「才不是,我輸三次,哥哥輸四次,他以前說他是無敵超人,可以到天空飛來飛去,可是,他不敢爬上樹。」小武伶牙俐嘴的。

「弟弟賴皮,他說他是科學小飛俠,可以打贏天下所有的超人,他想吃楊桃想得要命,自己不敢上去,還說人家。」小文依向媽媽。

「好了,別吵了,都是膽小鬼。」昌平叱道,「最沒有用了。」

小鬼頭哭喪著臉

「我上去!」小武看看大人們的臉色,一副討好巴結裝勇敢的說。

「好!」老先生豎起拇指

「伊這一身新衫,怎麼上去?」老太太說,事實上小武的臉色都要青了,這小子會賣乖,知道大人不會讓他爬樹的,尤其是媽媽從不准兩兄弟爬上爬下的。

點此看大圖
日本卡通《科學小飛俠》(科学忍者隊ガッチャマン)螢幕擷圖。
圖片說明

日本卡通《科學小飛俠》(科学忍者隊ガッチャマン)螢幕擷圖。

top

6  

「算了,我上去。」昌平說著脫下西裝,掛在枝椏上,淑蕙連忙搶了下來,抱在胸前,白了他一眼,這套夏天西裝可是花了幾千塊錢做的,他竟這般不知愛惜。

昌平握住粗大的枝幹,一躍,人就站在樹上。

祖孫四人忙著在地面指揮空中的作業,昌平把一棵楊桃樹弄得枝葉亂顛,楊桃蒂脆,一不小心就得滿地是,小傢伙忙著撿。

「丟、丟掉!」淑蕙一把拍落小文手上的大楊桃,「有蟲蟲,哎喲──」真是一條青綠肥軟的毛毛蟲。小文嚇得臉色發白、泛青,緊抓住淑蕙裙襬。

大驚小怪的。」昌平在樹上發火

小武也不敢去撿楊桃了。

top

7  

啪!一顆碩大的楊桃打在淑蕙剛做好兩天的頭髮上,她氣極罵道:「神經病,瘋了你,呂昌平,王八蛋!」

呂老先生和老伴訕訕的想替昌平說什麼又吞回去,裝作不在意地瞧著半空中的枝葉。

幾乎是同時,昌平一腳跨過另一樹幹,樹椏承不住他的體重,啪!應聲而裂,他的雙腳因此猛叉向外,褲襠也被撕開,直到大腿,一條褲子裂成高叉旗袍,昌平愣了一下,跳下樹。

top

8  

啊哈哈哈哈哈……

老先生清亮的笑聲飛揚,老太太更是笑得合不攏嘴,露出金黃的假牙,淑蕙脹紅著臉,心裏咒著,恨得要命,又聽見婆婆公公快樂的笑聲,隱不住厭惡、惱怒,用眼角睥視著兩老,婆婆約是發覺了,趕忙抬手摀住嘴。小文、小武最善解人意,眼裏滿是笑意,不敢出聲:爸爸又做錯事了。

「爸,我們不理你了啦!」小文嚴肅的說,一邊還看著緊抿著嘴的媽媽,她和他們可是一國的

「是啊,我們也不吃有蟲蟲的楊桃了。」小武接著。

「小事一樁,小事一樁。」老先生打著哈哈

「昌平,快去換下來,我來縫,我來縫。」老太太說。

top

9  

留下滿地楊桃,招來一群綠頭蒼蠅,楊桃的顏色好似黯淡、萎黃了。一家人進入屋子,淑蕙氣難消。這套夏季西裝,從布料、鈕釦、拉鍊、裏襯、袋布無一不是她精挑細選的,店裡縫製時,只要她上菜市場去,便要去蹓躂看看師傅的手工。昌平一向穿得隨便,顯得沒有光彩,每回上街,或是到朋友家,她總是有窩囊的感覺。這回好心好意,哪想到他不知愛惜。婆婆正在屋內招呼昌平脫下褲子,她硬著頭皮走進室內。

「阿平啊,你看看你一雙腿,哪會細得真像白靈鷺腳,你是攏無、無嗯?」

top

10  

淑蕙一腳跨進門檻,聽到婆婆壓低的聲音。

「卡無閒,啦,就卡無正常。」昌平回答。

「叫阿蕙燉雞湯給你喝,嗯,稍待我就殺一隻。」

啦!」

「賺錢愛賺,身體也要顧,唉,你娶某了後,硬要去都市打拼。以前像牛那款的身軀,無出三、五年就消散落肉,存無三兩重。唉,某囝某囝,做一個查埔人……」

淑蕙退出來,默默回到房裏。

一件原本新潔筆挺的西褲,被縫綴得七縐八現線頭,昌平卻穿得興高采烈,逗著孩子在庭院裏玩。

top

11  

淑蕙在廚房裏幫著婆婆,她對生火可是又怕、又煩,弄了半天,柴束僅冒著青煙。婆婆說,「這口可是燒了二十幾年了。」淑蕙隨便應了聲。

「這隻雞,烏骨土雞,滋養上好的。」婆婆把菜刀在雞脖子上一劃,雞微微掙扎,血自傷口汩汩流出,淑蕙閉著眼睛不敢看。

婆婆發現灶口無動靜,再看媳婦閉著眼睛,笑了笑,彎下身子,擦亮火柴,往草束裏一放,猛力一吹,草一點著,乾柴也燒著了。「這柴,還是年前砍下的蕃石榴樹枝呢!」

「哦。」淑蕙嚅嚅的

top

12  

「多待幾日,我飼了五、六隻土雞,攏是要給你們進補的。」婆婆邊清理著拔下的羽毛邊說。

「哦,了,我們明日透早就要回台北啦,昌平公司有會要開。」不加考慮的回答,儘馬上想到可能會引起昌平的不悅。昌平在公司一待十年,這回公司特別放他慰勞假,說好要回家一禮拜的。「雞,還是您和阿爸,台北什麼攏總有,昌平也不要,伊維他命就夠滋養了。」

「無它命?啥米無它命?每趟就是緊緊走……」

「會啦,媽,有時間──等小文、小武上學了,有暑假、寒假啦,我們會常轉來的啊。」

婆婆歎了口氣,勉強微微笑的臉被鍋裏的熱氣籠罩著。忙完廚房,淑蕙走到外面,覺得真好。黃昏了,這鄉野那麼平坦,微風吹著,天上彩霞變著各種姿勢,她深吸口氣。廳堂裏,呂老先生和兒子安靜的在八仙桌奕棋,淑蕙在心裏詛了一句:無藥可救。

top

13  

小文、小武不見了。淑蕙怕他們跑到門前馬路,一看,也沒蹤影,路那端橫著一座水泥橋,她聽到水湍湍流著的清音,他們沒那個膽,淑蕙仍不放心,走到橋上,整條小河上,只幾隻白鵝迎著夕色悠悠游著。

淑蕙心裏一急,跑回家裏,又不敢大聲呼喝,內內外外找;小傢伙突然冒出,手裏各拿一個青澀的楊桃,都咬了一口,是洗過的,淑蕙沒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兩兄弟又各個推託,原來兩人躲在楊桃樹下,儘摘下面的果子,一個一個嚐,發現都是澀澀苦苦的,沒有台北的楊桃汁甜。

「沒有爬樹吧?」淑蕙把他們頭上的葉子、塵網一一打理乾淨。

「沒有!」回答得不約而同。

點此看大圖
1997_高雄路竹_養鴨
圖片說明

1997_高雄路竹_養鴨

top

14  

晚上,淑蕙把這段趣事說給公婆聽,博得一陣笑聲。婆婆把他們明日要回台北的事說出,又嗟歎一回。昌平看看低著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淑蕙,知道是她的主意,心裏一沉,臉色便不對勁。

婆婆還在說可惜,不然兩兄弟可以好好玩,認識鄉村景物,也做「都市土包子」。公公明理,發現兒媳婦不對勁,忙說:「年輕人打拼事業要緊。」

「神經病!」趁著公、婆都走出屋子,淑蕙忍不住罵出聲。昌平了口氣似的,脫了衣鞋,居然赤腳走出客廳,說是要洗腳,兩小傢伙也要洗腳丫,昌平領著他們到邊打水,丟下淑蕙一個人看電視。

top

15  

屋外傳來父子三人的叫聲。小文、小武興奮極了,這可是他們自懂事以來第一次赤腳,走在軟冷的地上,沖泡冰涼的水,淑蕙怕他們受涼,關了電視也來到邊。

「來啊!」昌平拉起一桶水,「來啊──」

「媽,我喜歡水,好棒呵。」小文說。

「我也是吔。」小武剛說完就打了噴嚏

淑蕙脫了鞋,昌平把水澆到她腳上。

「哎喲──」打從腳底昇起一股湛涼,直透到背脊、腦門,「我不要,我不要!」趕緊蹲下用毛巾擦乾腳丫

「爸,爸──」小文緊張兮兮拉著昌平的衣袖,「看,那裡、那裡──」小武也抱緊淑蕙的大腿,還發著

大人們定睛一看,楊桃樹葉叢裏隱約柔亮燈光游移著,昌平把小文交給淑蕙,謹慎接近。

top

16  

他看清楚了,竟是父、母親,一個在樹上一個在樹下,兩位老人家興沖沖採著楊桃,夜裏不能清楚的分辨果子青澀或成熟的顏色,老人家卻能根據果子香和果子大小、肥瘦,來判斷青熟。

昌平輕聲喚:「爸、媽。」

老先生應了聲嗯,他站在下面,手裏提著一個大塑膠袋。樹上的老太太知道是兒子,便又忍不住埋怨:「每趟轉來緊緊就走,實在……」

點此看大圖
柿子採收 (圖片/高遠文化)
圖片說明

柿子採收 (圖片/高遠文化)

top

17  

老太太的聲音自樹椏上飄下來,昌平聽不十分清晰,心裏卻湧著一股熱潮,直衝眼眶。

「你老母知你和囝仔愛吃楊桃,連夜挽下比明早露水沾溼要好吃,伊怕你們走時露水未散,唉──來!」接過一串,小心放在袋子裏。

「媽,好了,好了,有夠了,要不然讓我上去。」昌平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搓著手,不知所措,想上樹又怕壓壞楊桃樹。

「台北哪裡買自果樹新摘的楊桃呢?」

top

18  

淑蕙和孩子們不知什麼時候悄悄來到楊桃樹下。

「爸、媽……」淑蕙的聲音有些不自在

「阿公、阿媽,謝謝您們……」小文、小武一齊說。

「謝什麼咧!還跟阿公、阿媽客氣。」老太太把手電筒照向孩子。

「淑蕙,妳可不知道噢!我們這一家曾經依靠這株楊桃樹渡過最難、最苦的日子。」

top

19  

昌平想阻止爸爸的話,「爸──」

呂老先生繼續說,「我們賣過楊桃汁,全褒忠鄉的老少都知道這一株楊桃樹的果子,甘、甜、香、清涼。」

點此看大圖
台灣每個鄉鎮,幾乎都有好幾座廟宇(攝/陳吉鵬,2009/03/25)
圖片說明

台灣每個鄉鎮,幾乎都有好幾座廟宇(攝/陳吉鵬,2009/03/25)

top

注釋
1 兜轉:
2 熟了:
3 四眼:
4 驗光:
5 近視:
6 讀冊:
7 目睛:
8 查某人:
9 伊們:
10 錄影帶:
11 半生不熟:
12 閩南語:
13 戲院:
14 厝:
15 積習難改:
16 附和:
17 聳聳肩:
18 啥米:
19 猜拳:
20 囝仔:
21 巧:
22 小漢:
23 娶某:
24 打拼:
25 告狀:
26 管:
27 溫吞吞:
28 無敵超人:
29 伶牙俐嘴:
30 賴皮:
31 科學小飛俠:
32 膽小鬼:
33 哭喪著臉:
34 巴結:
35 豎起拇指:
36 新衫:
37 賣乖:
38 兩兄弟:
39 西裝:
40 祖孫:
41 抖:
42 毛毛蟲:
43 大驚小怪:
44 發火:
45 碩大:
46 王八蛋:
47 訕訕的:
48 嚥:
49 褲襠:
50 高叉旗袍:
51 笑得合不攏嘴:
52 咒著:
咒罵著
53 婆婆:
54 公公:
55 善解人意:
56 抿著嘴:
57 一國的:
58 打著哈哈:
59 拉鍊:
60 精挑細選:
61 菜市場:
62 蹓躂:
63 師傅:
64 窩囊:
65 呷:
66 睏:
67 門檻:
68 燉雞湯:
69 免:
70 存無:
:"沒儲存"
國語:沒剩
71 某囝:
72 查埔人:
73 興高采烈:
74 竈:
75 烏骨:
76 土雞:
77 汩汩:
78 火柴:
火柴
柴火
79 蕃石榴:
80 嚅嚅的:
81 進補:
82 透早:
83 維他命:
84 緊緊:
85 八仙桌:
86 奕棋:
87 呼喝:
88 青澀:
89 推託:
90 若無其事:
91 土包子:
92 兒媳婦:
93 赤腳:
94 腳丫:
95 井:
96 噴嚏:
97 緊張兮兮:
98 露水:
99 不自在:
100 老少:

top

相關文章
  1. 履彊:《 楊桃樹 (上)
  2. 履彊:《 楊桃樹 (下)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