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一把青(4)

  1. 作者:白先勇
  2. 日期:1966
  3. 出處:一九六六年《現代文學》
1  

過了兩天,朱青果然差了一輛計程車帶張條子來接我去吃晚飯。原來朱青就住在信義路四段,另外一個空軍眷屬區裡。那晚她還有其他的客人,是三個空軍小伙子,大概周末從桃園基地來臺北渡假的,他們也順著朱青亂叫我師娘起來,朱青指著一個白白胖胖,像個麵包似的矮子向我說道:

「這是劉騷包,師娘,回頭你瞧他打牌時,那副狂骨頭的樣兒就知道了。」

那個姓劉的便湊到朱青跟前嬉皮笑臉地嚷道:

「大姊,難道今天我又撞著你什麼了?到現在還沒有半句好話呢。」

top

2  

朱青只管吃吃地笑著,也不去理他,又指著另外一個瘦黑瘦黑的男人說道:

「他是開小兒科醫院的,師娘只管叫他王小兒科就對了。他和我們打了這麼久的麻將,就沒和出一副體面的牌來。他是我們這裡有名的雞和大王。」

那個姓王的笑歪了嘴,說道:

「大姊的話先別說絕了,回頭上了桌子,我和老劉上下手把大姊夾起來,看大姊再賭厲害。」

朱青把面一揚,冷笑道:

「別說你們這對寶器,再換兩個厲害的來,我一樣有本事教你們輸得當了褲子才准離開這兒呢。」

top

3  

朱青穿了一身布袋裝,肩上披著件紅毛衣,袖管子甩蕩甩蕩的,兩筒膀子卻露在外面。她的腰身竟變得異常豐圓起來,皮色也細緻多了,臉上畫得十分入時,本來生就一雙水盈盈的眼睛,此刻顧盼間,露著許多風情似的。接著朱青又替我介紹了一個二十來歲叫小顧的年輕男人。小顧長得比先頭那兩個體面得多,茁壯的身材,濃眉高鼻,人也厚實,不像那兩個那麼嘴滑。朱青在招呼客人的時候,小顧一徑跟在她身後,替她搬挪桌椅,聽她指揮,做些重事。

top

4  

不一會,我們入了席,朱青便端上了頭一道菜來,是一盆清蒸全雞,一個琥珀色的大瓷碗裡盛著熱氣騰騰的一隻大肥母雞,朱青一放下碗,那個姓劉的便跳起來走到小顧身後,直推著他嚷道:

「小顧,快點多吃些,你們大姊燉雞來補你了。」

說著他便跟那個姓王的笑得發出了怪聲來。小顧也跟著笑了起來,臉上卻十分尷尬。朱青抓起了茶几上一頂船形軍帽,迎著姓劉的兜頭便打,姓劉的便抱了頭繞著桌子竄逃起來。那個姓王的拿起匙羹舀了一瓢雞湯送到口裡,然後舐脣咂嘴地嘆道:

「小顧來了,到底不同,大姊的雞湯都燉得下了蜜糖似的。」

top

5  

朱青丟了帽子,笑得彎了腰,向那姓劉的和姓王的指點了一頓,咬著牙齒恨道:

「兩個小挨刀的,誆了大姊的雞湯,居然還吃起大姊的豆腐來!」

「大姊的豆腐自然是留給我們吃的了。」姓劉的和姓王的齊聲笑道。

「今天要不是師娘在這裡,我就要說出好話來了,」朱青走到我身邊,一隻手扶在我肩上笑著說道,「師娘,你老人家莫見怪。我原是召了這群小弟弟來侍候你老人家八圈的,哪曉得幾個小鬼頭平日被我慣壞了,嘴裡沒上沒下混說起來。」

朱青用手戳了一下那個姓劉的額頭,說道:

「就是你這個騷包最討人嫌!」

說著便走進廚房裡去了。小顧也跟了進去幫朱青端菜出來。那餐飯我們吃了多久,姓劉的和姓王的便和朱青說了多久的瘋話。

top

6  

自那次以後,隔一兩個禮拜,朱青總要來接我到她家去一趟。可是見了她那些回數,過去的事情,她卻一句也沒有提過。我們見了面總是忙著搓麻將。朱青告訴我說,小顧什麼都不愛,惟獨喜愛這幾張。他一放了假,從桃園到臺北來,朱青就四處去替他兜搭子,常常連她巷子口那家雜貨店一品香老板娘也拉了來湊腳。小顧和我們打牌的當兒,朱青便不入局,她總端張椅子,挨著小顧身後坐下,替小顧點張子。她蹺著腳,手肘子搭在小顧肩上,嘴裡卻不停地著歌兒,又是什麼「嘆十聲」,又是什麼「怕黃昏」,唱出各式各樣的名堂來。有時我們打多久的牌,朱青便在旁邊多久的歌兒。

top

7  

「你幾時學得這麼會唱歌了,朱青?」有一次我忍不住問她道,我記起她以前講話時,聲音都怕抬高些的。

「還不是剛來臺灣找不到事,在空軍康樂隊裡混了這麼些年學會的。」朱青笑著答道。

「秦老太,你還不知道呀,」一品香老板娘笑道,「我們這裡都管朱小姐叫『賽白光』呢。」

老板娘又拿我來開胃了,」朱青說道,「快點用心打牌吧,回頭輸脫了底,又該你來鬧著熬通宵了。」

top

8  

遇見朱青才是三四個月的光景,有一天,我在信義路東門市場買滷味,碰見一品香的老板娘在那兒辦貨,她一見了我就一把抓住我的脖子叫道:

「秦老太,你聽見沒有?朱小姐那個小顧上禮拜六出了事啦!他們說就在桃園的飛機場上,才起飛幾分鐘,就掉了下來。」

「我並不知道呀。」我說。

一品香老板娘叫了一輛三輪車便和我一同往朱青家去看她去。一路上一品香老板娘自說自話叨登了半天:

「這是怎麼說呢?好好的一個人一下子就沒了。那個小顧呀,在朱小姐家裡出入怕總有兩年多了。初時朱小姐說小顧是她乾弟弟,可是兩個人那麼眉來眼去,看著又不像。我們巷子裡的人都說朱小姐愛吃『童子雞』,專喜歡空軍裡的小伙子。誰能怪她呀?像小顧那種性格的男人,對朱小姐真是百依百順,到哪兒去找?我替朱小姐難過!」

top

9  

我們到了朱青家,按了半天鈴,沒有人來開門,不一會兒,卻聽見朱青隔著窗子向我們叫道:

「師娘、老板娘,你們進來呀,門沒有閂上呢。」

我們推開門,走上她客廳裡,卻看見原來朱青正坐在窗臺上,穿了一身粉紅色的綢睡衣,撈起了褲管蹺起腳,在腳趾甲上塗蔻丹,一頭的髮捲子也沒有卸下來。她見了我們抬起頭笑道:

「我早就看見你們兩個了,指甲油沒乾,不好穿鞋子走出去開門,叫你們好等!你們來得正好,晌午我才燉了一大鍋糖醋蹄子,正愁沒人來吃。回頭對門余奶奶來還毛線針,我們四個人正好湊一桌麻將。」

top

10  

正說著余奶奶便走了進來。朱青慌忙從窗臺上跳下來,收了指甲油,對一品香老板娘說道:

老板娘,煩你替我擺擺桌子,我進去廚房端菜來。今天都是太太們,手腳快,吃完飯起碼還有二十四圈好搓。」

朱青進去廚房,我也跟了進去幫個忙兒。朱青把鍋裡的糖醋蹄子倒了出來,又架上鍋頭炒了一味豆腐。我站在她身旁端著盤子等著替她盛菜。

top

11  

「小顧出了事,師娘該聽到了?」朱青一邊炒菜,頭也沒有回,便對我說道。

「剛才一品香老板娘告訴我了。」我說。

「小顧這裡沒有親人。他的後事由我和他幾個同學料理清楚了。昨天下午,我才把他的骨灰運到碧潭公墓下了葬。」

top

12  

我站在朱青身後,著她,沒有說話,朱青臉上沒有施脂粉,可是看著還是異樣的年輕朗爽,全不像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大概她的雙頰豐腴了,肌膚也緊滑了,歲月在她的臉上好像刻不下痕跡來了似的。我覺得雖然我比朱青還大了一大把年紀,可是我已經找不出什麼話來可以開導她的了。朱青利落地把豆腐兩翻便起了鍋,然後舀了一瓢,送到我嘴裡,笑著說道:

「師娘嘗嘗我的『麻婆豆腐』,可夠味了沒有?」

top

13  

我們吃過飯,朱青便擺下麻將桌子,把她待客用的那副蘇州竹子牌拿了出來。我們一坐下去,頭一盤,朱青便撂下一副大三元來。

「朱小姐」,一品香老板娘嚷道,「你的運氣這麼好,該去買『愛國獎券』了!」

「你們且試著吧,」朱青笑道,「今天我的風頭又要來了。」

top

14  

八圈上頭,便成了三歸一的局面,朱青面前的籌碼堆到界尖上去了。朱青不停的笑聲,嘴裡翻來滾去著她常愛唱的那首《東山一把青》。隔不了一會兒,她便出兩句:

噯呀噯噯呀,
郎呀,採花兒要趁早哪!

top

注釋
1 計程車:
2 麵包:
3 騷包:
4 嬉皮笑臉:
5 吃吃地笑著:
6 小兒科:
7 體面:
8 回頭:
9 厲害:
10 本事:
11 布袋裝:
12 膀子:
13 水盈盈:
14 顧盼:
15 嘴滑:
16 一徑:
17 指揮:
18 入了席:
19 一道菜:
20 清蒸全雞:
21 琥珀色:
22 雞湯:
23 尷尬:
24 挨刀的:
25 豆腐:
吃豆腐
26 好話:
(反話)
27 莫見怪:
28 侍候:
29 八圈:
30 小鬼頭:
31 慣壞了:
32 沒上沒下:
33 搓麻將:
34 巷子口:
35 雜貨店:
36 老板娘:
37 手肘子:
38 名堂:
39 哼:
哼歌
40 康樂隊:
41 賽白光:
42 開胃:
43 光景:
44 滷味:
45 出了事:
46 三輪車:
47 一下子:
48 乾弟弟:
49 眉來眼去:
50 童子雞:
51 百依百順:
52 閂上:
53 睡衣:
54 蔻丹:
55 髮捲子:
56 指甲油:
57 晌午:
58 糖醋蹄子:
59 毛線針:
60 湊一桌:
61 手腳快:
62 起碼:
63 一味:
64 後事:
65 料理:
66 骨灰:
67 瞅:
68 豐腴:
69 歲月:
70 麻婆豆腐:
71 撂下:
72 大三元:
73 愛國獎券:
74 籌碼:

top

相關文章
  1. 白先勇:《 一把青(1)
  2. 白先勇:《 一把青(2)
  3. 白先勇:《 一把青(3)
  4. 白先勇:《 一把青(4)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