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一把青(2)

  1. 作者:白先勇
  2. 日期:1966
  3. 出處:一九六六年《現代文學》
1  

朱青結婚後,放得開多了,可是仍舊靦腆怯生,除掉我這兒,村子裡別家她一概沒有來往。村子裡那些人的身世我都知曉,漸漸兒的,我也揀了一些告訴她聽,讓她熟悉一下我們村裡那些人的生活。

top

2  

「你別錯看了這些人,」我對她說:「她們背後都經過了一番歷練的呢。像你後頭那個周太太吧,她已經了四次了。她現在這個丈夫和她前頭那三個原來都是一個小隊裡的人。一個死了託一個,這麼輪下來的。她那些丈夫原先又都是好朋友,對她也算周到了。還有你對過那個徐太太,她先生原是她小叔,徐家兩兄弟都是十三大隊裡。哥哥歿了,弟弟頂替。原有的幾個孩子,又是叔叔又是爸爸,好久還叫不清楚呢。」

「可是她們看著還有說有笑的。」朱青望著我滿面疑惑。

「我的姑娘,」我笑道,「不笑難道叫她們哭不成?要哭,也不等到現在了。」

top

3  

郭軫離開後,朱青一步遠門也不肯出,天天守在村子裡。有時我們大伙兒夫子廟去聽那些姑娘清唱,朱青也不肯跟我們去。她說她怕錯過總部打電話傳來郭軫的消息。一天日裡,總部帶信來說,偉成那一隊經過上海,有一天多好停留,可能趕到南京來。朱青一早便跳出跳進,忙著出去買了滿滿兩籃子菜回來。下午我經過她門口,看見她穿了一身藍布衣褲,頭上繫了一塊舊頭巾,站在凳子上洗窗戶。她人又矮小,踮起腳還夠不著,手裡卻揪出一塊大抹布揮來揮去,全身的勁都使出來了似的。

top

4  

「朱青,那上頭的灰塵,郭軫看不見的。」我笑著叫道。

朱青回頭看見我,紅了臉,訕訕地說道:

「不知怎的,才幾個月,這間房子便舊了,洗也洗不乾淨。」

top

5  

傍晚的時分,朱青過來邀了我一塊兒到村口擱軍用電話的那間門房裡去等候消息。總部那邊的人答應六七點鐘給我們打電話通消息。朱青梳洗過了,換上一件杏黃色的薄綢長衫,頭上還綰了一根蘋果綠的絲帶,嘴上也抹了一些口紅,看著十分清新可喜。起初朱青還非常開心,跟我有說有笑,到了六點多鐘的光景,她便漸漸緊張起來了,臉也了,聲也了,她一邊織著毛線卻不時地抬頭去看桌上那架電話機。我們左等右等,直到九點多鐘,電話鈴才響了起來。朱青倏地跳起來,懷裡的絨線球滾得一地,急忙向電話奔去,可是到了桌子邊卻回過頭來向著我聲音顫抖地說道:

「師娘!電話來了。」

top

6  

我去接過電話,總部裡的人說,偉成他們在上海只停留了兩小時,下午五點鐘已經起飛到蘇北了。我把這個消息告訴朱青,朱青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她呆站著,半晌沒有出聲,臉上的肌肉卻微微地在抽搐

「我們回去吧。」我向她說道。

我們走回村子裡,朱青一直默默跟在我後面,走到我門口時,我對她說:

難過了,他們的事情很沒準的。」

朱青扭過頭去,用袖子去撥眼睛,嗓子哽咽得很厲害。

「別的沒有什麼,只是今天又空等一天!」

top

7  

我把她的肩膀摟過來說道:

「朱青,師娘有幾句話想跟你講,不知你要不要聽。飛將軍的太太,不容易當。二十四小時,那顆心都掛在天上。哪怕你眼睛朝天望出血來,那天上的人未必知曉。他們就像那些鐵鳥兒,忽而飛到東,忽而飛到西,你抓也抓不住。你進了我們這個村子裡,朱青,怪我講句老實話,你就得狠起心腸來,才擔得住日後的風險呢。」

朱青淚眼模糊地瞅著我,似懂非懂地點著頭兒。我扳起她的下巴頦,笑著嘆道:

「回去吧,今夜早點上床。」

top

8  

民國三十七年的冬天,我們這邊的戰事已經處處失利了,北邊一天天吃緊的當兒,我們東村裡好幾家人都遭了凶訊。有些眷屬天天到廟裡去求神拜菩薩算命算命摸骨摸骨。我向來不信這些神神鬼鬼,偉成久不來信,我便邀隔壁鄰合來成桌牌局,熬個通宵,定定神兒。有一晚,我跟幾個鄰居正在鬥牌兒,住在朱青對過的那個徐太太跑來一把將我拖了出去,上氣不接下氣地告訴我說總部剛來通知,郭軫在徐州出了事,飛機和人都跌得粉碎。我趕到朱青那兒,裡面已經黑壓壓擠滿了一屋子的人。朱青歪倒在一張靠椅上,左右一邊一個女人揪住她的膀子,把她緊緊接住,她的頭上紮了一條白毛巾,毛巾上紅殷殷著巴掌大一塊血跡。我一進去,裡面的人便七嘴八舌告訴我:朱青剛才一得到消息,便抱了郭軫一套制服,往村外跑去,一邊跑一邊嚎哭,口口聲聲要去找郭軫。有人攔她,她便亂踢亂打,剛跑出村口,便一頭撞在一根鐵電線杆上,額頭上碰了一個大洞,剛才抬回來,連聲音都沒有了。

top

9  

我走到朱青跟前,從別人手裡接過一碗薑湯,用鋼匙羹撬開朱青的牙關,紮實地灌了她幾口。她的一張臉像是劃破了的魚肚皮,一塊白、一塊紅,血汗斑斑。她的眼睛睜得老大,目光卻是散渙的。她沒有哭泣,可是兩片發青的嘴脣卻一直開合著,喉頭不斷發出一陣陣尖細的聲音,好像一隻瞎耗子被人踩得發出吱吱的慘叫來一般。我把那碗薑湯灌完了,她才漸漸地收住目光,有了幾分知覺。

top

10  

朱青在床上病了許久。我把她到我屋子裡。日夜守住她,有時連我打牌的時候,也把她放在跟前。我怕走了眼,她又去尋短見。朱青整天睡在床上,也不說話,也不吃東西。每天都由我強灌她一點湯水。幾個禮拜,朱青便瘦得只剩下了一把骨頭,面皮死灰,眼睛成了兩個大窟窿。有一天我喂完她,便坐在她床沿上,對她說道:

「朱青,若說你是為了郭軫,你就不該這般作賤自己。就是郭軫在地下,知道了也不能心安哪。」

top

11  

朱青聽了我的話,突然顫巍巍地掙扎著坐了起來,朝我點了兩下頭,冷笑道:

「他知道什麼?他跌得粉身碎骨哪裡還有知覺?他倒好,轟地一下便沒了!我也死了,可是我卻還有知覺呢。」

朱青說著,面上似哭似笑地扭曲起來,非常難看。

top

12  

守了朱青個把月,自己都差不多累倒了。幸而她老子娘卻從重慶趕了來。她老子看見她一句話都沒有說,她娘卻狠狠地啐了一口:

「該呀!該呀!我要她空軍,不聽話,落得這種下場!」

top

13  

說著便把朱青蓬頭垢面地從床上扯下來,用板車鋪蓋一起拖走了。朱青才走幾天,我們也開始逃難,離開了南京。

top

注釋
1 怯生:
2 一概:
3 身世:
4 歷練:
5 嫁:
6 周到:
7 小叔:
8 歿:
9 頂替:
10 叔叔:
11 有說有笑:
12 姑娘:
13 難道:
14 大伙兒:
15 夫子廟:
16 清唱:
17 總部:
18 凳子:
19 踮起腳:
20 抹布:
21 訕訕地:
22 梳洗:
23 杏黃色:
24 口紅:
25 繃:
26 噤:
27 倏地:
28 起飛:
29 半晌:
30 抽搐:
31 莫:
32 沒準:
33 飛將軍:
34 狠起心腸:
35 似懂非懂:
36 下巴頦:
37 失利:
38 凶訊:
39 求神拜菩薩:
40 算命:
41 摸骨:
42 通宵:
43 出了事:
44 黑壓壓:
45 紅殷殷:
46 沁:
47 七嘴八舌:
48 電線杆:
49 額頭:
50 薑湯:
51 撬開:
52 牙關:
53 耗子:
貓哭耗子假慈悲
瞎貓碰到死嚇子
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54 挪:
55 尋短見:
56 凹:
57 窟窿:
58 作賤:
59 顫巍巍:
60 冷笑:
61 粉身碎骨:
62 老子:
63 重慶:
64 落得這種下場:
65 蓬頭垢面:
66 板車:
67 鋪蓋:
68 逃難:

top

相關文章
  1. 白先勇:《 一把青(1)
  2. 白先勇:《 一把青(2)
  3. 白先勇:《 一把青(3)
  4. 白先勇:《 一把青(4)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