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永遠的尹雪艷(五)

  1. 作者:白先勇
  2. 日期:1965
1  

徐壯圖太太坐在家中的藤椅上,呆望著大門,兩一天天削瘦,眼睛凹成了兩個深坑。

top

2  

當徐太太的乾媽吳家阿婆來探望她的時候,她牽著徐太太的手失驚叫道:

「噯呀,我的乾小姐,才是個把月沒見著,怎麼你就瘦脫了形?」

top

3  

吳家阿婆是一個六十來歲的婦人,碩壯的身材,沒有半根白髮,一雙放大的小腳,仍舊行走如飛。吳家阿婆曾經上四川青城山去聽過道,拜了上面白雲裡一位道行高深的法師做師父。這位老法師因為看上吳家阿婆天生異稟飛升時便把衣缽傳了給她。吳家阿婆在臺北家中設了一個法堂,中央供著她老師父的神像。神像下面懸著八尺見方黃綾一幅。據吳家阿婆說,她老師父常在這幅黃綾顯靈,向她授予機宜,因此吳家阿婆可以預卜凶吉,消災除禍。吳家阿婆的信徒頗眾,大多是中年婦女,有些頗有社會地位。經濟環境不虞匱乏,這些太太們的心靈難免感到空虛。於是每月初一、十五,她們便停止一天麻將,或者標會的聚會,成群結隊來到吳家阿婆的法堂上,虔誠念經叩拜布施散財,救濟貧困,以求自身或家人的安寧。有些有疑難大症。有些有家庭糾紛,吳家阿婆一律慷慨施以許諾,答應在老法師靈前替她們祈求神助。

top

4  

「我的太太,我看你的氣色竟是不好呢!」吳家阿婆仔細端詳了徐太太一番,搖頭嘆息。徐太太低首俯面忍不住傷心哭泣,向吳家阿婆道出了衷腸話來。

top

5  

親媽,你老人家是看到的,」徐太太流著淚斷斷續續地訴說道:「我們徐先生和我結婚這麼久,別說破臉,連句重話都向來沒有過。我們徐先生是個爭強好勝的人,他一向都這麼說:『男人的心五分倒有三分應該放在事業上。』來臺灣熬了這十來年,好不容易盼著他們水泥公司發達起來,他才出了頭,我看他每天為公事在外面忙著應酬,我心裡只有暗暗著急。事業不事業倒在其次,求祈他身體康寧,我們母子再苦些也是情願的。誰知道打上月起,我們徐先生竟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經常兩晚、三晚不回家。我問一聲,他就掉碗砸筷,脾氣暴得了不得。前天連兩個孩子都挨了一頓狠打。有人傳話給我聽,說是我們徐先生外面有了人,而且人家還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親媽,我這個本本分分的人哪裡經過這些事情?人還撐得住不走樣?」

top

6  

「乾小姐,」吳家阿婆拍了一下巴掌說道:「你不提呢,我也就不說了。你曉得我是最怕兜攬是非的人。你叫了我聲親媽,我當然也就向著你些。你知道那個胖婆兒宋太太呀,她先生宋協理搞上個什麼『五月花』的小酒女。她跑到我那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要我替她求求老師父。我拿她先生的八字來一算,果然沖犯了東西。宋太太在老師父靈前許了重願,我替她念了十二本經。現在她男人不是乖乖地回去了?後來我就勸宋太太:『整天少和那些狐狸精似的女人窮混,念經做善事要緊!』宋太太就一五一十地把你們徐先生的事情原原本本數了給我聽。那個尹雪艷呀,你以為她是個什麼好東西?她沒有兩下,就能籠得住這些人?連你們徐先生那麼個正人君子她都有本事抓得牢。這種事情歷史上是有的:褒姒、妲己、飛燕、太真||這起禍水!你以為都是真人嗎?妖孽!凡是到了亂世,這些妖孽都紛紛下凡,擾亂人間。那個尹雪艷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變的呢!我看你呀,總得變個法兒替你們徐先生消了這場災難才好。」

top

7  

親媽,」徐太太忍不住又哭了起來,「你曉得我們徐先生不是那種沒有良心的男人。每次他在外面逗留了回來,他嘴裡雖然不說,我曉得他心裡是過意不去的。有時他一個人間坐著猛抽煙,頭筋疊暴起來,樣子真唬人。我又不敢去勸解他,只有乾著急。這幾天他更是著了魔一般,回來嚷著說公司裡人人都尋他晦氣。他和那些工人也使脾氣,昨天還把人家開除了幾個。我勸他說犯不著和那些粗人計較,他連我也喝斥了一頓。他的行徑反常得很,看著不像,真不由得不叫人擔心哪!」

「就是說呀!」吳家阿婆點頭說道,「怕是你們徐先生也犯著了什麼吧?你且把他的八字遞給我,回去我替他測一測。」

top

8  

徐太太把徐壯圖的八字抄給了吳家阿婆說道:

親媽,全托你老人家的福了。」

「放心,」吳家阿婆臨走時說道,「我們老師父最是法力無邊,能夠替人排難解厄的。」

top

9  

然而老師父的法力並沒有能夠拯救徐壯圖。有一天,正當徐壯圖向一個工人拍起桌子喝罵的時候,那個工人突然發了狂,一把扁鑽從徐壯圖前胸刺穿到後背。

top

10  

徐壯圖的治喪委員會吳經理當了總幹事。因為連日奔忙,風溼又弄翻了,他在極樂殯儀館穿出穿進的時候,一徑拄著拐杖,十分蹣跚。開弔的那一天,靈堂就設在殯儀館裡。一時親朋友好的花圈喪幛白簇簇地一直排到殯儀館的門口來。水泥公司同仁輓的卻是「痛失英才」四個大字。來祭弔的人從早上九點鐘起開始絡繹不絕。徐太太早已哭成了痴人,一身麻衣喪服帶著兩個孩子,跪在靈前答謝。吳家阿婆卻率領了十二個道士,身著法衣,手執拂塵,在靈堂後面的法壇打解冤洗業。此外並有僧尼十數人在念經超渡,拜大悲懺

top

11  

正午的時候,來祭弔的人早擠滿了一堂,正當眾人熙攘之際,突然人群裡起了一陣騷動,接著全堂靜寂下來,一片肅穆。原來尹雪艷不知什麼時候卻像一陣風一般地閃了進來。尹雪艷仍舊一身素白打扮,臉上未施脂粉,輕盈盈地走到管事臺前,不慌不忙地提起毛筆,在簽名簿上一揮而就地簽上了名,然後款款地步到靈堂中央,客人們都倏地分開兩邊,讓尹雪艷走到靈臺跟前,尹雪艷凝著神、斂著容,朝著徐壯圖的遺像深深地鞠了三鞠躬。這時在場的親友大家都呆如木雞。有些顯得驚訝,有些卻是忿憤,也有些滿臉惶惑,可是大家都好似被一股潛力鎮住了,未敢輕舉妄動。這次徐壯圖的慘死,徐太太那一邊有些親戚遷怒於尹雪艷,他們都沒有料到尹雪艷居然有這個膽識闖進徐家的靈堂來。場合過分緊張突兀,一時大家都有點手足無措。尹雪艷行完禮後,卻走到徐太大面前,伸出手撫摸了一下兩個孩子的頭,然後莊重地和徐太太握了一握手。正當眾人面面相覷的當兒,尹雪艷卻踏著她那輕盈盈的步子走出了極樂殯儀館。一時靈堂裡一陣大亂,徐太太突然跪倒在地,昏厥了過去,吳家阿婆趕緊丟掉拂塵,搶身過去,將徐太太抱到後堂去。

top

12  

當晚,尹雪艷的公館裡又成上了牌局,有些牌搭子是白天在徐壯圖祭悼會後約好的。吳經理又帶了兩位新客人來。一位是南國紡織廠新上任的余經理;另一位是大華企業公司的周董事長。這晚吳經理的手氣卻出了奇蹟,一連串的在和滿貫。吳經理不停地笑著叫著,眼淚從他爛掉了睫毛的血紅眼圈一滴滴淌落下來。到了第二十圈,有一盤吳經理突然雙手亂舞大叫起來:

「阿囡,快來!快來!『四喜臨門』!這真是百年難見的怪牌。東、南、西、北 - - - - 全齊了,外帶自摸雙!人家說和了大四喜,兆頭不祥。我倒楣了一輩子,和了這副怪牌,從此否極泰來。阿囡、阿囡,儂看看這副牌可愛不可愛?有趣不有趣?」

top

13  

吳經理喊著笑著把麻將撒滿了一桌子。尹雪艷站到吳經理身邊,輕輕地按著吳經理的肩膀,笑吟吟地說道:

「乾爹,快打起精神多和兩盤。口頭贏了余經理及周董事長他們的錢,我來吃你的紅!」

◎一九六五年春於美愛我華(Iowa)城

top

注釋
1 藤椅:
籐?
2 腮:
3 削瘦:
4 乾媽:
5 碩壯:
6 放大的小腳:
7 行走如飛:
8 四川青城山:
9 觀:
10 道行高深:
11 師父:
wang: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師父
師傅
12 看上:
13 天生異稟:
14 飛升:
15 衣缽:
16 八尺見方:
17 黃綾:
18 顯靈:
19 授予機宜:
面授機宜
20 預卜凶吉:
21 頗有:
22 不虞匾乏:
匾?
23 每月初一、十五:
wang: 陰曆
這兩天 why 特別
24 成群結隊:
25 虔誠:
26 念經叩拜:
27 布施散財:
28 家庭糾紛:
29 氣色:
30 端詳:
31 低首俯面:
32 衷腸:
33 親媽:
34 破臉:
撕破臉
35 重話:
36 發達:
37 應酬:
38 倒在其次:
39 母子:
40 砸筷:
41 外面有了人:
42 有頭有臉:
43 本本分分:
本分
44 巴掌:
45 兜攬是非:
46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47 沖犯:
48 狐狸精:
49 沒有兩下:
有兩下子
兩兩把刷子
50 正人君子:
51 褒姒、妲己、飛燕、太真:
52 禍水:
53 妖孽:
54 下凡:
55 逗留:
56 過意不去:
57 樣子真唬人:
58 乾著急:
59 晦氣:
60 使脾氣:
61 開除:
62 計較:
63 喝斥:
64 測一測:
65 法力無邊:
66 扁鑽:
67 治喪委員會:
68 殯儀館:
69 靈堂:
70 挽:
水泥公司同仁 "挽" 的卻是
措字?
71 痛失英才:
72 祭弔:
73 絡繹不絕:
74 麻衣喪服:
75 答謝:
76 拂塵:
77 解冤洗業:
78 醮:
79 念經超渡:
80 大悲懺:
81 熙攘:
82 肅穆:
83 一揮而就:
84 款款地:
85 倏地:
86 斂著容:
87 三鞠躬:
88 呆如木雞:
89 輕舉妄動:
90 遷怒:
91 膽識:
92 突兀:
93 手足無措:
94 莊重:
95 面面相覷:
96 昏厥:
97 滿貫:
98 四喜臨門:
雙喜臨門
99 否極泰來:
100 吃你的紅:
吃紅

top

相關文章
  1. 白先勇:《 永遠的尹雪艷(一)
  2. 白先勇:《 永遠的尹雪艷(二)
  3. 白先勇:《 永遠的尹雪艷(三)
  4. 白先勇:《 永遠的尹雪艷(四)
  5. 白先勇:《 永遠的尹雪艷(五)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