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無常(4)

  1. 作者:履彊
  2. 日期:1992
編按

【本站按】
1. 本篇小說因篇幅較長,本站將其分成(1)(2)(3)(4)四篇。
2. 本頁內容,第 8 段起有少許「台語/閩南語」(Taiwanese) 對話或用詞。

1  

後來,「余一刀」的大名,傳到我耳裏,他果真除去不少部隊中的敗類;洋洋得意的他,在我北上受訓前,乘著吉普車來找我。

「誰都怕我,幹!」他伸出手掌,比劃著「」的姿勢。

「我要讓像連長這樣的好人出頭,把那些混吃等賭匪類,一一殺殺殺,殺——」余保笑得一臉的乾痘疤,紅艷明亮。

top

2  

他又談述著辦案的精彩情節,顯然,他的事業正推向高峰。其實,關於他的種種,我耳聞已多,其中,我的同學某人曾託我向余保求情,別把他的事搞臭。某人的事,是屬於可大可小的案子,他老兄帶了二個有木工專長的弟兄回家,裝潢準備新婚定居的新房,被保防佈建的細胞人員反映了。我打了電話給余保,要他看著辦。余保在電話中,哼哈著不置可否,事後,果真是以「查無實據」結案。可是,我那同學,偷偷告訴我,余保找過他,他照余的暗示,送了一盒裝了二個月薪餉水果禮盒到余的家裏……。

他來看我,也帶了一盒屏東枋寮出產的黑珍珠蓮霧,盒中無鈔票黑珍珠有些萎爛,放太久了吧,或是人家送他,他再轉送的;我猜。

top

3  

沒有再和余保聯絡,是因為也是某部隊保防官的好友告知,他的性格多疑善變,許多無辜遭了殃,他們忙著替余保「擦屁股」;在余保眼中,凡事莫不可疑,凡人莫不可殺。他已成為人人畏懼、厭惡的傢伙,好友說,余保幹的是殺生屠夫角色,他只好每日念佛替人超生了。令我錯愕的是,好友透露:余保在我的資料上,補白剛愎自用,個性激烈,交友複雜;領導統馭方式偏差,常攻擊保防政戰幹部,自以為是……。」好友說,他對於我厚厚的資料,是無能用「立可白」擦去了,要我善自珍重,別再搞飛機了。我告訴好友,我後悔彼時沒有讓余保跳樓。

top

4  

受完訓後,我分發到南部某部隊,履任後,我至司令部看守所探望一位屢次逃兵的士兵,期望能以關懷、說理的誠摯之情,感化他頑強抗拒兵役的心。他的刑期將要屆滿,且又回役至我營裏。

令我驚異的是,我居然在那裏看到余保,他剃著光頭,穿著黑衫,雜混在營役的行列中,他的身影我太熟悉了。他似乎看到我又似沒有看見我,神情和早上初見我時一樣。

好友告訴我,那傢伙是遭報應了。起訴的罪名是瀆職,原因是他吃人喝人還「」人,當事人心中不服,拚著不幹,破釜沉舟地將證據呈報上級,適巧,那位長官也吃過余保的,如此這般,他進入軍牢裏。

top

5  

我那位慣性逃亡、有些自閉的弟兄,回到營裏後,為了便於管束,我讓他在營部補了個傳令兵;久之,他了解我是一個沒有壞心眼的人,也會和我說說笑笑的,而一些軍牢中的軼趣之事,常令我笑出眼淚。編號 的余保在裏面的表演,也叫這位弟兄刻骨銘心。他告訴我,初入獄裏,便以捕食蟑螂蜥蜴、喝尿、吃屎,演出「精神失常」,企圖出外就醫,可惜,所裏的高手如雲,這番故技在他吐得膽汁都嘔出來後,依然沒有讓他得逞,接著,在半夜裏,對著他家人送來的符咒、神像起乩大跳八仙將,聲震各個監房。「同學們」被吵醒,先是咒、幹、罵聲不絕,繼而搖動鐵窗助威,演出一次不為人知的鬧監事件,他被隔離監禁了幾個月,才回復「正常」,不再搞鬼了,但在難友間,他搏得「八家將」的稱號,偶爾也會替人做法收驚

點此看大圖
八家將,2007 夢想起飛嘉年華遊行(攝/陳吉鵬,207/10/20,台北)
圖片說明

八家將,2007 夢想起飛嘉年華遊行(攝/陳吉鵬,207/10/20,台北)

top

6  

蔣總統逝世後,政府辦理減刑,聽說余保也是受惠者之一。我想他該是彼時出獄的吧。

top

7  

往事歷歷,未曾停歇過寫作、閱讀的我,終於褪去軍衣,離別曾熱愛、執著的軍旅,那青衣年少的殷紅血燙,沉澱成中年的心事。

top

8  

低沉的牛角聲,忽轉音昂鳴。隨余保的手勢,葬家隨棺槨起靈的動作,大聲嚎哭起來,「出山」下葬的儀典開始。

鑼鈸、鼓吹揚起,電子琴花車、孝女隊的哭嚎,渲漫著悲傷的氛圍,送葬的隊伍蜒蜿而行,余保挺胸走到前頭,執幡的平叔和捧斗的和叔跟在後面,一步一頓,執紼的親友,忍不住探頭張望前面,並在哭調的驪歌音樂中,品評喪家子媳悲傷的程度,以及一些後輩的孝行與不肖事蹟。

我走在親友行列中,也忍不住張望著師公隊,余保臉上有著權威、神秘的汗光。

top

9  

天氣燠熱極了,雲層厚而低,都已經立冬了,幾天的寒流過境,讓人誤以為嚴冬到來,出門時,不免多加兩件厚衣,哪想到東南氣流帶來炎夏般的季候,叫人走在路上,喘咻不止,胸頭悶窒。唉!這忽冷忽熱的天。

出山的隊伍走出市街,喪家依俗禮跪謝遠朋親友,電子琴的噪音稍歇,鼓吹又揚聲,余保——師公抬手拭汗,一臉紅燥,把那未平的痘瘡映得愈發酡亮。我遲疑著是否要繼續「上山」,頭臚忽感暈脹,且心窩作痛,自忖必是中暑了;正要退回市街,紅衣身影飄至眼前,余保的金牙亮閃閃,我聽不清楚他的話,只覺全身癱軟,被他架進冷氣車座裏。

top

10  

是安怎大仔!」

我搖搖頭,渾然無力。

歹勢,這呢熱,呼你等這呢久。唉!」他歎了一口氣:「人生啊!黃土三坏,還剩下什麼?」他看看我:「喔,你面色慘白。」

「啊!伊是煞到了吧!」

top

11  

我微張開眼,只見余保那張爛瘡痘疤的臉突然在眼前膨脹起來,逼近我,他濶而厚的嘴唇掀動著、掀動著,他在唸咒!啊!他在唸咒。那沒有抑揚頓挫的音調,像軟軟的雲,像溫溫的黑潮,溺我、浮我,我無力的無力的被飄起,落下去、落下去,深深的淵谷。

啊!余保——

我驚呼,無聲。

冷颼颼的樓頂上,瘖黯一片,那站在樓頂邊緣哭嚎的不是余保,是我,我一個踉蹌,跌落下去……。

top

注釋
1 砍:
2 出頭:
3 混吃等賭:
4 匪類:
5 痘疤:
6 耳聞:
7 求情:
8 搞臭:
9 可大可小:
10 裝潢:
11 看著辦:
12 哼哈著:
13 不置可否:
14 查無實據:
15 薪餉:
16 水果禮盒:
17 黑珍珠:
18 蓮霧:
19 鈔票:
20 無辜:
21 遭了殃:
22 擦屁股:
23 殺生:
24 屠夫:
25 超生:
26 錯愕:
27 補白:
28 剛愎自用:
29 領導統馭:
30 立可白:
31 搞飛機:
32 履任:
33 司令部:
34 看守所:
35 逃兵:
36 報應:
37 起訴:
38 破釜沉舟:
39 虧:
40 自閉:
41 傳令兵:
42 缺:
43 壞心眼:
44 軼趣:
45 刻骨銘心:
46 蟑螂:
47 蜥蜴:
48 精神失常:
49 出外就醫:
50 高手如雲:
51 故技:
52 膽汁:
53 得逞:
54 符咒:
55 起乩:
56 八仙將:
57 搞鬼:
58 做法收驚:
59 蔣總統逝世:
60 減刑:
61 受惠者:
62 彼時:
63 出獄:
64 往事歷歷:
65 褪去:
66 軍旅:
67 沉澱:
68 牛角聲:
69 棺槨:
70 嚎哭:
71 出山:
72 電子琴花車:
73 蜒蜿:
74 執幡:
75 捧斗:
76 執紼:
77 驪歌:
78 不肖:
79 燠熱:
80 立冬:
81 寒流:
82 忽冷忽熱:
83 酡亮:
84 頭臚:
85 心窩:
86 自忖:
87 中暑:
88 全身癱軟:
89 是安怎:
90 大仔:
91 歹勢:
92 呢熱,呼你等這呢久:
93 黃土三坏:
94 煞到了:
95 唸咒:
96 抑揚頓挫:
97 溺我:
98 冷颼颼:
99 一個踉蹌:

top

相關文章
  1. 履彊:《 無常(1)
  2. 履彊:《 無常(2)
  3. 履彊:《 無常(3)
  4. 履彊:《 無常(4)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