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夜燕相思燈(下)

  1. 作者:阿盛
  2. 日期:2006/4
  3. 出處:本文刊於 2006-04-08、09《中時》人間副刊
1  

事實就是事實,不用諱言。夜市中的怪人,還多著哩。手藝人極少不怪,牛醫兼賣自製牛具的、挽面的、刺繡的、編簑衣的、編草蓆的、剪紙花紙人的、做木椅木杓木屐的、修補製作烘爐的……,都有怪脾氣。靠手藝賺食,不用太過討好人。

top

2  

刺繡的一針一線低頭不語,成品價值標示在貼紙上,未許討價。挽面的不招呼客人,客人坐下,馬上動手。編簑衣的兀自編結,一問只一答,專心手中棕簑,分心會亂分寸。務農客人挑挑撿撿,中意了:師傅,幾塊?八十。俗一點啦師傅?八十。唉呀師傅,七十?八十。七十二?八十。七十五?八十。客人啞巴叫親人,怎麼叫都是啊莫啊莫。再試一次,七十八?八十。停了一下,補一句:雨淋到,吃藥不只二三十。客人傻住了,有這樣科頭傲慢的人,講話像是釘五寸孝子釘,一下槌就回不來了。好啦好啦,八十,喏,八張青牛,算算看喔。

top

3  

半似賣藝半似乞討的是彈月琴或拉胡琴或吹竹笛的人。身旁點蠟燭或油燈,通常身處夜市最偏僻所在。好地段輪不到的。佇足理會的聽者三兩個。用以接受施捨的碗盤一定有破裂。藝精談不上,成調則過得去,人呢,通概疾障,但不特意做態示可悲,多少維持起碼做人的尊嚴。唯一的小詐是表演之前自己丟幾個五角二角一角錢幣在盤碗裡,那表示有聽者已慷慨賞賜了,目的當然希望他人學樣,好歹也留下一些。十戶九無餘的年代,能大方投錢的人,有限。大人們剛剛從戰火燒光一切的惡夢裡逐漸緩慢定神醒過來,小童呢,貪吃脆橄時爾偶敢偷幾角錢,同情心雖多,終究伸手入袋躊躇良久,轉身。

top

4  

老天以外,多心小童才知道那些賣藝乞討人怎麼過生活。小童如小狗,好奇,於是跟蹤探尋,鄉鎮郊野,竹管糊泥屋,泥落竹露,略為傾斜,拉胡琴的老歲人小步小步點腳進入未關的竹門。貼身窺窗內,一竹床,兩木椅,床上一蓆一被,椅下一爐一鍋一碗,沒了。竹屋外十公尺,大大小小饅頭堆,大饅頭有大碑,小饅頭無護圍。怎麼回事呢,恁多曾經活著的人身邊只住一個現在活著的人,不懂。回家嚅囁告訴大人,大人靜靜聽,靜靜聽完了,無言。

top

5  

掠龍的有時也到夜市角邊站。市街少,人口少,掠龍的盲者總不超過兩三個。暮色初濃,開始持杖行街路,絕不喊叫,手握半尺長竹筒,以細棍叩打,叩叩叩叩叩,聽到便知是誰。有些錢又有些筋骨病痛的人家,派人來拉,是拉不是請,掠龍人不熟門戶,得拉著走,賤業者又用不著以禮請。若到夜市站,依風俗,不可當場當眾按摩,男女皆同,客人說明後,拉起便走,去自家屋內。價錢不一定,不太離譜就行。青盲人計較不過明眼人,稍稍討多,主人若激氣,誰拉掠龍者出大門?

top

6  

行行業業有門檻,硬跨也是不行的。掠龍者有禮無禮都勿視,卻老天補其不足,有禮無禮都銳聽。什麼人曾橫暴鄙吝對待,什麼人的聲音即過耳不忘,那什麼人再發作腰痠背痛,存個心眼另派人去拉,拉得動,一到其人家門,老天另補的特殊觸覺隨即產生功能,掠龍者不進去了,請找別人吧。臨時至何處另找?龍脊胯腰痠痛會咬心肝的,這就軟語半請了:價錢多上次一倍好嗎?唉呀,多兩倍比較合理。好吧好吧,明明是刁工,青盲牛吃好草,哼。掠龍者此時突然失聰了,裝做未聞,討生活呀,討生活受點小氣沒關係。何況本來就真盲,且由人說去,畢竟粗魯人的錢也是錢。

top

7  

真正的斯文人而在夜市裡討生活,該是那些讀過漢學堂的老先生。代筆作書信。小桌一方,毛筆鉛筆數管,客人十中八九是婦女,是另一類青盲牛,見字猶如未見。有事要交代出遠門的女兒、正在服兵役的兒子、去覓職的丈夫等等,唯有求人一途。代筆老先生通常每星期輪換一回,那是為了使老友人人得以混口飯吃。老先生問明白了,視收信對象使用文言或語體,行文語氣必然符合寄收雙方的輩分與親疏程度。與客人熟稔了,還能聊聊對方家事。聊著聊著,老阿祖流淚擤鼻涕,老先生陪著嘆息,可不是假意喔,眼眶真紅了。

top

8  

十戶九艱難的年代,小鄉小鎮居民,論起來無親也是故。老先生老阿祖都從清朝走到民國,皇帝大去了,天皇大去了,老人依舊在,在夜市碰頭,依舊過苦日子。斯文人總是斯文人,客人說無錢,毫不矯揉的如常代筆。小童立一側注視著,蝙蝠有時誤闖向燈:哪呢,夜婆夜婆。老先生招招手:細漢兄,來,老貨教你,那叫夜蝠,這樣寫,嗯,古早人較文雅,也叫夜燕,知曉如何叫夜燕嗎?像金烏玉兔一樣雅稱,因為夜蝠有點像燕子,然而呢,燕子不在夜晚出來……。小童有些懂有些不懂:學校老師說,夜市的人攏總是夜貓子哩。嗯,北京語夜貓子,是指暗光鳥麼?哪呢,不知道哩。嗯,老貨我曾孫今年讀小學囉,細漢兄,你幾歲?十歲。嗯,相差一甲子外,一甲子六十年,你知否?知啊。嗯,真好真好,可取喔,佳哉佳哉。

top

9  

收取保護費後,不勤不缺的角頭小弟搖肩擺胸走了,老先生繼續老臣在哉的端坐。夜市收攤概約十時左右,再晚沒人啦。老先生常說,報紙的語體文亂寫,什麼老神在在,愛滾笑,應該是老臣在哉,戲劇裡借來用的,只要老臣還在,就一切不用擔心,所以叫做……。小童聽著想著,都是人生父母養,老先生一肚子學問本事,如今代人提筆賺幾個錢,可憐呢,套用老先生的文詞,天實為之啊。

top

10  

實命不同。夜市收攤,早已起更囉,還有人在工作呢。放亮的月,明過幾盞由人家門窗透出來的五燭光燈。彈棉被的、做豆腐的、洗衣服的、餵牛吃夜草的、賣菸酒什物的……人們就那樣做啊做。夜蝠飛來飛去找吃的,在近中天的月下,三隻兩隻仰升,三隻兩隻俯落。生活好像也是這樣,起起伏伏,天經地義。所以啦,老歲人白天樹下吟唱老曲嘆相思:等君等到月斜西,相思親像火燒材;憐伊出外為衣食,怎好怨嗟未轉來。

本文刊於 2006-04-08、09《中時》人間副刊

top

相關文章
  1. 阿盛:《 夜燕相思燈(上)
  2. 阿盛:《 夜燕相思燈(下)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