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夜燕相思燈(上)

  1. 作者:阿盛
  2. 日期:2006/4
  3. 出處:本文刊於 2006-04-08、09《中時》人間副刊
1  

所以啦,做人總要有一點本事才行;因為現實生活莫得滾笑,日月定準會升落,衣食卻無可能從天上掉下來。

人們就那樣做啊做,日光做到月亮。十戶九缺欠的年代,月放亮時便無事已算是命好,還有人得做到起更呢。受雇的洗衣婦,送出白天曬淨的衣服,帶回白天弄髒的衣服,夜裡水井邊搓搓洗洗。日放光可就人多了,人多必爭搶,誤時間,家中有老有幼,而且都餓不得哩。餓著老的,人說不孝,餓著小的,人說不仁,餓著做穡做工的丈夫呢,通常只能預備好挨罵甚至收受一頓拳腳。

top

2  

可憐呢,都是人生父母養,但,天實為之,實命不同。怎麼個不同?有些人可以四體不勤而五榖不缺。角頭流氓或議員代表,兩者幾乎是輪流替換職業的。伸手拿錢,商家攤販按時繳交,學校規定註冊費,流氓規定保護費,天經地義,大道同理。

商家較沒問題,攤販常常經不起。腦筋簡單的攤販,乾脆,叫自己兒子入夥插幫,這一來,白天晚上都安心營生理。

晚上營生理,小鄉小鎮都一樣,概分在地與外地。而在地外地總集中在夜市一地。

top

3  

夜市裡較常見的外地人,泰半是卜算術士、打拳武師。近山夜市也不時出現山地下來的黑面孔,專賣山產,毒蛇松鼠野豬野雞猴子帝雉等等,全是活的。黑面孔會說平地話。借問,吃這蛇有什麼作用?補身體。吃這雞有什麼特別?補身體。吃這帝雉松鼠有什麼效果?補身體。小童不知輕重:啊,吃猴子,啊,嚇死人啊。黑面孔作勢抓人,低沉嗓音:啊,再叫啊,狡獪啊,掠你去山上熬成猴膠啊。幾個大人笑樂了,手放鬆了,鈔票轉到黑面孔手上了。

top

4  

打拳武師也會強調吃藥補身體。武師跑南北碼頭,短則半載一年幸會,長則三年兩載久仰。但一律賣跌打損傷丸散膏,另外,少不了,回春丹藥。看看觀者聚多了,武師磨磨磳磳,慢牛多屎尿,不急,卻也萬不能讓觀者發急。適當時候,武師說白開場:來,各位老大人少年兄,小弟某某某,真不才!-匡-小弟算來真頇顢,功夫學十幾年,一直無進步!-匡-總講一句,三腳貓兩腳鳥,勉強會走跳!-匡-希望大家莫棄嫌,種田人要拜土地,走江湖要敬在地!-匡!……說一堆客氣話。那,匡聲是什麼?小徒弟或武師妻女間斷敲鑼,助陣兼熱場。

表演武功,是人人愛看的。用喉部頂彎鐵條、上身捆滿鐵絲一口氣繃斷、平躺釘床由人持鎚敲身、耍大刀擊開錢幣小石頭,之類。接著賣藥了。

top

5  

賣甘蔗的以牛車載物,車尾一盞小燈。夜市賣甘蔗不用秤的,用比價的。賣者隨意抽出一根,由人喊值,習慣上若無人出頭則賣者自喊一值:四角四角,有人添否?五角,好,五角五角……直到無人添加,雙方成交。成交後互不追悔,這得憑眼力了,甘蔗甜不甜、有無臭心,那是行家才知。小童緊捏著幾枚銀角,與大人較爭,一律公平,叔姪不認的。至於買了劣蔗回家一削見真章,那就得認父子了,認父子的意思是,為父的可以舉蔗打為子的尻川。為子的吃了一次虧,下次再到夜市喊甘蔗,尻川的瘀青未退呢,銀角握得更緊,嘴角合得更密,照樣舅甥不認比價,結果呢,想也知道,再次回家乖乖認父子。

top

6  

為人還是六親皆認較好。小鄉小鎮的老歲人一直這麼說,人若六親不認,免去算命推運。其理比識甘蔗好歹還簡單。夜市內的卜算術士卻不這麼認為,術士通常如此論: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命是注定不移的,運是能夠改好的,好風水第蔭子孫,好積德有好報應,會讀書便得出脫……云云。常去夜市聽講這般云云的芸芸眾生,幾個不在人生苦海浮沉呢,心癢算個命吧。術士如是云云,反正是正沖反沖、留意口舌、勿近溪水、目前運未濟、忍耐待來年……。云完了,即使不知所云,給紅吧,紅即是紅包,正式名目是討運紅包禮。術士的說法,道破天機,自己損失,這紅包禮給得過少是不好的,對被算命的人是不好的。

top

7  

那該多給錢嗎?別想。十戶九散赤的年代,幾家好業人?有錢才不去算命哪。待到來年,運仍未開,這才嘀咕,當初的紅也許確實不夠紅,嗯,最好連鞭去夜市行行看看。術士換了一個生混人,生混人的云云倒是熟耳的很,一命二運三風水四讀書五積德。咦,積德退步啦,讀書進步啦,幸好前三名成績不變。聽聽,心又癢啦。這術士學問好得多,孔聖人在陳蔡絕糧的事也曉得:孔子遊列國時沖犯了太歲星驛馬星另外什麼星,只差沒有犯到紅鸞星……。如是云云,云畢了,給添吧,添即添福祿,正式名堂是添福祿之財禮。這添財禮給得愈多愈好,對被算命的人愈好。

top

8  

好像是約定俗成,小鄉小鎮的夜市邊,總有小旅社,專供外地來的術士武師手藝人住宿。本地人多營吃食攤,收攤返家。小旅社房間真小,頂大的不過六疊日式榻榻米,單人房概皆不到三疊。儉省的江湖人,一家四口擠在四疊房,小子可以直躺,大人需得屈臥。小旅社服務生,依日領時期習慣叫女中,女中們當然無一是女中畢業的,識得宿客名字已是不錯的了。可是識人有一套,等閒學不來。幾號房住幾人、幾號房幾時該付租金、幾號房客是幾號人物,盡記在心。就算欠錢開溜,女中之佼佼者亦有辦法追跡找人,這厲害。江湖一點訣,跑得了掛單和尚,跑不了收留寺廟,女中一業,彼此年年月月互通聲息,此地溜掉的江湖人,必在彼地營生住宿,一旦發現,緊急通報並確認,江湖人只能認了。

top

9  

小旅社女中往往兼業,該業一般稱為二十一,因為皮條客俗呼三七,比三八少一點,三八無藥醫,三七則有錢賺。這錢好賺,江湖人若非必要,不帶家眷,抑是根本沒家眷,女中大有機會做抽頭生意。在地人是不准子弟進出小旅社的,可是官府嚴反而盜賊多,狠一些的女中,透過那些角頭流氓打廣告,血氣方剛的青年不曉事而想曉那件事,鼓勇去一次,從此告別純真的美麗與哀愁,甚至染上花柳病,只敢對密醫告白。

top

10  

女中大概只不敢惹一種人,來路不明且不明何為的奇怪江湖人。夜市一角,奇怪人蹲坐地上,面前幾本線裝古書,賣書嗎?不對,說書嗎?不對,解書嗎?不對。眼瞧四方,口喊玄機玄機,算命嗎?又不對。偶爾有人好奇攀談:老兄哥,你做什麼?唉,玄機啊。到底是什麼?唉,普通人不知啊。然後雙方低語一番,奇怪人取毛筆於紙上寫四字,中華民國。這位人客兄貴姓?姓陳。陳桑,在地人?三代以上在地。年歲?四十出頭囉。喔,陳桑,二二八有經歷過?有啊。草頭姓來了以後,陳桑感覺怎麼樣?……。奇怪人摸底清楚,開始放心說了:中華民國四個字,看,號做中華,兩字都是單足企立,未得站久,民國是人民之國,陳桑,這世情敢真是人民之國?……。小童旁聽無所謂,不過,時代大亂潮剛平息不久,小童多少也知道奇怪人約略是何種人。若有長相口音明顯是大陸籍者經過,奇怪人即刻噤聲。小童更明白了,草頭姓指姓蔣,只是不知何以奇怪人要做這事。

top

11  

事實就是事實,不用諱言。夜市中的怪人,還多著哩。手藝人極少不怪,牛醫兼賣自製牛具的、挽面的、刺繡的、編簑衣的、編草蓆的、剪紙花紙人的、做木椅木杓木屐的、修補製作烘爐的……,都有怪脾氣。靠手藝賺食,不用太過討好人。


※ 本站註:
   本文未完,請繼續看(下)篇...

top

相關文章
  1. 阿盛:《 夜燕相思燈(上)
  2. 阿盛:《 夜燕相思燈(下)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