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在玉山,我發現‧‧‧

  1. 作者:陳憲仁
  2. 日期:2003/3/31
  3. 出處:原刊於2003年3月31日台灣日報副刊,後收入路寒袖編《玉山散文》
1  

路上,一直想著一六九七年郁永河到達台灣,看到聳立於千山萬嶺中的玉山,既然寫出了「其色如銀」、「渾然如玉」那樣誘人的描述,是什麼原因,竟沒有踏上此山一步?是當時採硫的任務太急迫,或是路遠山峭阻擋了他?

top

2  

玉山,真的很遠。即使來到了嘉義,還是要再加上九十公里、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才能到達塔塔加鞍部的登山口。而,在這裡,玉山仍然只是以峻秀的山巔,忽隱忽現出現在人們眼簾,我們還得虔誠地捨車就步,用心、用腳、用時間、用汗水、用體力、耐力和意志走向他。

top

3  

人類雖然總想著親近大自然,要把大自然當做朋友,但是像這趟玉山行,當我們一心一意向著曾在眼中閃爍著亮麗光彩的玉山邁進時,他卻用遙遠的距離、高低起伏的地勢、層層環繞的群山萬壑阻隔著我們;又用崎嶇的山路、險峻的坡道、垂懸的崖壁抗拒著我們;還以鬆軟的土質、嶙峋的巨石、零散的碎石考驗著我們。就是年年月月、一批批的人,絡繹不絕地前來看他、親近他,他還是不時以烈日、以陰雨、以冰雪、以強風、以低溫、以暗夜等險惡多變的氣候企圖叫人知難而退。

top

4  

然而,當我開始登山,發現山其實並不是冷漠的。尤其登玉山,一踏入了登山口,蜿蜒的山路就像熱情的手主動伸來,引你一步一步前進。還有,風,不停地招呼著;景,不停地變換著。溫煦的陽光彩繪出金色的山巒,輕輕的霧氣塗抹出朦朧的山林。藍天把山色映照得更青,白雲把天空點綴得更美。讓人不斷地感覺到山,在歡迎著我們。走著走著,即使從塔塔加鞍部到排雲山莊的八‧五公里山路,讓人耗盡了體力,或是從排雲山莊攻上頂巔的二‧四公里險坡,叫人氣喘不息、腳軟無力,玉山,總是在我們疲累不堪的時候,用晚霞、用朝陽、用雲海、用美麗的山景,使人愉悅地想擁抱他。

top

5  

在山中,我還發現,植物才是山的朋友,她們比人類更早入山,且找到了安身立命的所在。她們隨著土層的厚薄、地質的肥瘠、坡度的高低、溫度的冷暖、空氣的乾溼、雨水的多寡、風力的大小、陽光的向背,孕育出不同的樹種,和山結為一體,形成山的一部份,來保護山、美化山,形塑山的各種面貌,妝點山的各種姿態,幻化山的各種顏色,讓人類要看山,得先觀賞她;要親近山,得先通過她。

top

6  

一路攀爬而上,從海拔二千五百公尺到三千五百公尺到三千八百公尺,直至最後登上三千九百多公尺,成林成坡的檜木、鐵杉、冷杉、玉山圓柏、玉山杜鵑、草本等植物,有的昂藏挺立、有的蹲踞而坐、有的匍匐在地,以各種面相在各種地質、地形、氣候、空氣中,和山緊緊地依偎在一起。

top

7  

在山中,我也發現,山還有孩子 --- 那個一見到陽光就出現的影子,像極了山的孩子。有時,只見她規規矩矩,以正經八百的姿態複製著山,讓你從她可愛的身影,再一次端詳山的形狀;有時則十分調皮,明明山在東,影子偏偏跳到西;明明山在後,影子卻跑在前;更多的時候,影子還會扮起鬼臉,將山形拉長或捶扁或打斜或縮小或放大,讓你費心去猜,此刻她模仿的是哪座山?尤其,在登山客上上下下、忽左忽右的東轉西轉中,影子也會忽而隱滅忽而顯現、忽而在前忽而在後,宛如和人玩起了一場東躲西現的迷藏遊戲!

top

8  

當登上三九五二公尺的玉山山頂時,我終於發現,郁永河從南到北,走的是台灣的長度,我們這些登上玉山的人,則彌補了三百年前他未走的台灣高度。

top

9  

下得山來,我還發現,通往玉山的路雖遙,腳能走完;玉山的峰雖高,人能登上;原先以為,走完來回路程,恐怕已是體力的極限,但是走過玉山,證明人的耐力與毅力,其實是超乎想像的。而且,也體會出:山,雖以各種險阻對人,人,還是能用耐心克服。

top

注釋
1 郁永河:
2 塔塔加:
3 鞍部:
山脊中較低凹的地方,其形狀如馬鞍,因此稱為鞍部。
4 群山萬壑:
5 崎嶇:
6 嶙峋:
7 蜿蜒:
8 溫煦:
9 安身立命:
10 肥瘠:
土地的肥沃或貧瘠。
11 昂藏:
形容人的神采洋溢,氣度不凡。

top

相關文章
  1. 向陽:《 雲的家鄉
  2. 陳義芝:《 玉山手札
  3. 陳憲仁:《 在玉山,我發現‧‧‧
  4. 科學月刊:《 【編輯室手記】發現美麗台灣,來去國家公園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