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與一隻流浪貓相遇(中)

  1. 作者:田新彬
  2. 日期:2008/11/20
1  

大概是鮭魚太美味了,往後幾天,黃貓常在院子裡叫,我也不理會。一天下班回家,發現後院的垃圾桶翻倒在地,蓋子跌得遠遠的,綑得密密實實的垃圾袋破了一個大洞,幾隻鴨翅膀光滑潔淨地散落在地上。黃貓蹲在離牆頭幾步的地方,懶懶地望著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top

2  

「你說,是不是你?」我一面掃著滿地狼藉,一面遠遠地朝牠質問。「居然還留在犯罪現場看熱鬧,真是厚臉皮!」越想越氣,正想要上前處罰,牠已「喵!」的一聲,輕輕躍上了牆頭,瞬間失了蹤影。

大兒放假回來,我趕緊向他告狀,弟弟如何不聽勸止餵流浪貓,這貓又如何如何的厚臉皮……「真的?真的嗎?」兒子聽得笑瞇瞇地,一點也沒有同仇敵愾的樣子,最後總算說了一句:「媽,妳放心,我來對付牠。」

top

3  

午後,院子裡又有說話聲,探頭一看,原來黃貓又來了,低著頭似乎在吃什麼,大兒子正親暱地摸著牠的尾巴,輕聲問著:「你住在哪?你的主人呢?」我慌忙走到院子朝地上的碗一看,裡面是我中午才買的鹹魚炒飯!「你和弟弟常不在家,偶爾餵著好玩,卻招惹得牠三天兩頭地來要吃的,垃圾弄滿地,叫我怎麼辦?」我生氣地說。

「知道啦,今天天冷,牠需要熱量,下次牠再來,你就拿掃把趕牠。」

「哼!趕得走才怪!」兩天前,我曾揮舞掃把嚇牠,牠居然動也不動,老神在在,完全看準眼前這個發出噓噓怪聲的老巫婆根本下不了手,最後我是用掃帚按著牠的屁股強推出大門的。

top

4  

晚上小兒子也回來了,摩托車才剛進院子,黃貓就來了,大大派派地在院子裡踱步,左一聲「喵!」,右一聲「喵!」,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兒子突然又發動摩托車走了。五分鐘後兒子回來了,貓也不叫了。

「你做什麼去了?」我追問。

「買貓罐頭。」

兒子在服兵役,一個月只有五千元薪餉,為了省飯錢,放假還趕回家下麵條、煮冷凍餃子。罷了!罷了!我嘆口氣遞了一千元給他:「明天到大賣場去看看有沒有大包的貓食,比較便宜。」

「謝謝媽媽。」兒子滿臉喜色。我知道這等於宣告我同意收養黃貓了,但忖度情勢,還有其他辦法嗎?出錢的最大,我決定給牠取名「厚皮」,厚臉皮之意,兒子雖不滿意,也只好接受。

top

5  

厚皮果然厚臉皮地每天定時來報到。清晨一打開屋門,早已等得不耐煩的牠,立即對著紗門發出急切的叫聲,一聲高過一聲,轉換成人類的語言就是「我餓啊!我餓啊!我餓死了!」這兒是安靜的住宅區,怕吵到鄰居,我趕緊提著貓食衝出去,嘩啦啦倒滿牠的碗。晚上下班回來,夜黑風高,我放輕腳步兩眼賊賊地四處逡巡,想避開牠偷偷地溜進屋子,餓牠一頓。奈何這傢伙耳朵特尖,總在我以為計謀快得逞時,不知從何處忽然冒出來,發出和早上一樣急切的「我餓啊!我餓啊!我餓死了!」我只好趕忙再填滿牠的碗。

厚皮很快就大了一號,尖臉變圓了,原本枯黃凌亂的毛也現出光澤,兩兄弟放假回來,都愛在院裡跟牠玩,對媽媽的盡責餵食很是滿意。我也不好直說是被牠的淒厲叫聲所「綁架」,絕非心甘情願。

top

6  

一日,大兒在門口洗汽車,我在院子裡修剪盆栽。厚皮吃飽了,走到蓮花盆前呱達呱達地喝水。兒子從行李箱拿了兩大包東西,準備放到屋裡。他用手肘支著紗門正要進去,厚皮突然一個箭步從兒子的胯下鑽過,直往紗門裡衝去。事出突然,兒子大叫一聲,趕緊用手上提著的包包一擋,總算沒讓牠衝進屋裡去。我在一旁看得幾乎傻了,大兒子也嚇了一大跳。

top

7  

「你現在知道牠有多厚——臉——皮——了吧!」我咬牙切齒地說。

「真的耶!哪有這種貓?若不是我擋得快,牠就真的衝進去了。」兒子也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弟弟回來,哥哥把這事告訴他。他不相信地說:「真的嗎?牠真的要衝進來嗎?牠要到屋裡幹麼?」

top

8  

是啊!牠到屋裡幹麼?牠的飯碗在院子裡,外面的天地何其遼闊,對一隻流浪貓來說,還有什麼不滿足的?況且牠從未進到屋裡來過,紗門裡面是什麼樣子,牠毫無所悉,為什麼就敢這樣義無反顧地往裡衝?難不成牠也明白進到屋裡,才算真正成為家裡的一份子?厚皮智商一百八嗎?我啞然失笑。

往後,這樣的「衝鋒」事件接連又發生過幾次,幸好大家已有心理準備,及時防堵。只是每次隔著紗門見牠踞伏鞋箱上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心裡總懷疑著幾分鐘前奮不顧身、像豹子般迅捷地朝屋裡衝的真的是牠嗎?

top

9  

一個多月過去了,厚皮越來越胖,也越來越懶。兒子隨口說了一句:「厚皮該減肥囉!肚子越來越大。」電光一閃,我慌忙蹲下去觀察起厚皮的肚子。天啊!可不是懷孕了!難怪牠近乎無賴地要東西吃,原來是為了肚子裡的小寶寶啊!

厚皮懷孕了,兩兄弟更來勁了,貓餅乾之外不時加個魚罐頭;有時雞腿啃一半,排骨咬幾口,「忽然」吃不下了,最後都進了厚皮的肚子。

top

10  

有天,前院雨篷底下突然多了一把舊餐椅,四條腿用厚紙板圍著,前面留著一個小小的出口,裡面墊著幾件舊衣服,厚皮安然蜷臥其中,十分愜意的模樣。我剛一皺眉,弟弟已然開口:「媽,這只是暫時的,等小貓生下來就拆掉,妳總不能讓牠生在花圃裡吧!」

罷了!罷了!一時的婦人之仁,一退再退,如今有「懷孕」這個神聖的護身符,更不能再說什麼了。可是貓不是最愛自由、最不喜歡束縛嗎?隨便鋪個窩,牠居然就歡天喜地地住進去。

top

11  

隨著肚子一天天變大,厚皮變得越發黏人,常常手還沒碰到牠的背,牠已經順勢往地上一滾,四腳朝天露出肚皮,任由兄弟倆在牠身上撓癢癢,還瞇起眼一副享受的模樣。有時用前爪抱住弟弟的手,輕咬一口,或舔幾下,無限愛嬌。牠並且認定兩兄弟回家後都「應該」和牠玩上二、三十分鐘,若只是拍拍牠的頭,象徵性地摸牠兩下就進屋,牠可是不依不饒,對著紗門不停地鬼嚎。為了免掉這場耳朵的災難,兄弟倆只好猜拳決定誰出去陪牠再玩一陣子。

top

12  

厚皮雖然擁有兩兄弟的愛,卻很清楚我這個天天守著家餵飯的才是正主兒,下定決心非要攻下我這一城,不時地在我的腿上蹭過來蹭過去。我怕牠把跳蚤蹭到我身上,對牠示好的方法避之唯恐不及,常常東旋西轉,一會抬左腿,一會抬右腿,拼命地閃躲。然而儘管身手靈活,卻總在開信箱拿信、插鑰匙進洞的片刻分神,被牠悄無聲息地「偷襲」成功。牠還會拿小尾巴有意無意地一下一下輕掃我的腿,提醒我牠的存在。

我不是不明白牠在表達愛意,也完全接收到牠的熱情,甚至好幾次衝動地想將牠抱在懷裡,只是想起朋友K的狗走失,全家人發狂地沿著大街小巷呼喚,逢人便出示照片。後來發現狗被撞死,自責地必須求助心理醫生才沒有崩潰;同事H養了一隻鳥,常常站在她肩上吱吱喳喳,後來不幸病死,一提鳥,H就哽咽。步入中年的我,悲傷的事兒已經歷不少,還要找這個罪受嗎?想到這,我硬起心腸不做任何回應。

top

13  

天氣越來越陰冷,厚皮待在窩裡的時間越來越長。一晚弟弟回來陪牠玩了半天,才進屋,厚皮就在門口喚他,聲音是如此哀切、淒惶,弟弟心軟了,又回身出去。厚皮看他出來,立刻轉身回到窩裡,窩裡暗暗的,兒子蹲下來往裡望也看不清楚,過一會蹲不住了,只好又回到屋裡。厚皮一看他走了,又趕緊跑出來喚他,幾個鐘頭不休不止,弄得一八二公分的大個兒手足無措,頻頻求助地看著我說:「媽,媽,牠到底要幹什麼?」

top

14  

會不會是要生了,心裡害怕,所以頻頻呼喊兒子陪伴?我猜測。說不定這是牠的第一胎,流浪貓知道如何生小貓嗎?想到厚皮像單親媽媽一樣必須獨自面對生產的痛苦與不可知的風險,不禁為牠感到心酸。

第二天厚皮整日沒出窩,碗裡的食物始終滿滿的,我判斷已經生了,叮囑兄弟倆千萬別去窺探,以免牠覺得不安全,急著換窩。隔天,厚皮出來吃東西,窩裡悄無聲息。兩兄弟耐不住了,把墊子拉出來一看,裡面有三隻小貓,個頭非常小,明顯地發育不良,而且都已經死了。厚皮似乎完全不知怎麼回事,還不時舔著小貓。弟弟趕緊把小貓拿去埋了,給牠換了乾淨的墊子。厚皮也不找小貓,照吃照睡,船過水無痕,彷彿什麼事也不曾發生過。這是貓的本性?抑或是牠已屈服於生死的自然法則?我不禁惻然。

top

15  

經過這次的分娩,厚皮徹徹底底變成一隻家貓,再也不肯離家一步。牠的舉止矜持多了,心裡篤定得很,不再那麼急赤白臉地討東西吃,更不曾發出急吼吼地哀嚎。天氣漸漸暖和,牠不再進窩,常常斂手斂腳像個老佛爺般地蹲在鞋箱上打盹,要不就四仰八叉地趴在後院台階上做日光浴。兩兄弟放假回來,牠立刻起身歡快地搖著尾巴,跟前跟後「喵!」「喵!」歡迎。

top

相關文章
  1. 田新彬:《 與一隻流浪貓相遇(上)
  2. 田新彬:《 與一隻流浪貓相遇(中)
  3. 田新彬:《 與一隻流浪貓相遇(下)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