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老房子》之2:大隱

  1. 作者:王盛弘
  2. 日期:2008/2/25
  3. 出處:《自由時報‧副刊》
1  

愈是趕時間,偏偏愈是容易走岔路。莫非這就是定律。

一個天空蘊蓄烏雲沉沉,風吹來溼溼潮潮的假日清晨,我行步匆疾,眼看著就要遲了將開的會議,一時起意轉入一條小巷,腦海地圖裡的捷徑。就這樣,迷了路。想回轉頭去,才意識到我不是特修斯,沒有美麗公主給的絨線沿途施放。怎麼辦?正為難時,雨水盆潑,下得如貓似狗,我就近往門簷底避躲。先打個電話吧,哎呀,手機也忘了帶。

top

2  

雨水如簾如瀑如一堵毛玻璃,團團將我困住。不不不,我有了不同的解讀:(不敢作主動的選擇因為怯於負責的人)被動地囚於浮島,延宕,擱置,喘一口氣。錯不在我。

top

3  

為什麼不能這樣?讀過一個故事,某個清晨鹽柱撞見他的白種人鄰居「蟬人」醉醺醺返家,因為他求職失敗了。不,不是沮喪、失意、解千愁的醉,他在慶祝,慶祝又一次從常軌中脫逸而出;鹽柱說,蟬人的生命,好像只是為了「幾隻昆蟲、幾場球賽、幾瓶威士忌就夠了」。

top

4  

心情一鬆身體一軟,往門扉上倚靠,喀噠什麼東西應聲斷裂,門扇咿歪兩響開出了縫,我偷眼覷看。荒了。廢了。院子裡離離青草長到半人高,日式老房子黑瓦黑牆露出上半截。何以致此?社會新聞裡三天兩頭聞見,大家族的產權擺不平,難免致此?

top

5  

我放膽涉過海般叢草,橫釘大門的木條輕易摘下,室內桌椅几凳儼然鍋碗瓢盆齊備,再無長物;四界鋪著厚厚灰塵如毯,行過處留下溼黑腳印,遂盛了雨水清理,一張椅面大小,一張桌面大小,一張榻榻米大小地清理下去,滿身大汗痛快直到天光轉暗;第二日休假,繼續幹活;第三日乾脆請了假,攜來簡單家當。後來,班也不說一聲就不上了,一日日布置起自己的起居室。

top

6  

是個家了,把賃來的房子退了租。瓦縫裡蝙蝠你是黑戶,多久沒交房租了?搬家搬家;樑上的燕子啊燕子,是南飛的季節了,快走快走;蛇啊,少在那裡占著毛坑不,嗯,咳咳;蟾蜍,可以請你遷居到院子嗎?這是我的家了,大門復上鎖,前院青草離離任它竄長,免得門後有人窺探;後院邊沿開小通道,天昏暗,荒無人跡處進出。沒有電話,甚至沒有電;沒有信箱,甚至沒有地址。從這個世界上隱形了好似,蒸發了好似。

top

7  

……啊,不說了,媽媽慣常笑我的話已經響在耳際了:「又在作暝夢,一天到晚想這些那些有的沒的。」我的媽呀,我不夠幽默,無法輕鬆面對生活中不期然而來的冬日靜電,還好還好,還好有幽夢讓我藏身。

top

8  

而文字,就是我的幽夢幽夢的落實。

top

注釋
1 特修斯:
2 日式老房子:
3 儼然:
4 鍋碗瓢盆:
5 蝙蝠:
6 黑戶:
7 樑上的燕子:
8 占著毛坑不:
9 蟾蜍:
10 幽夢:

top

相關文章
  1. 王盛弘:《 《老房子》之1:拾荒
  2. 王盛弘:《 《老房子》之2:大隱
  3. 王盛弘:《 《老房子》之3:市井
  4. 王盛弘:《 《老房子》之4:塵灰
  5. 王盛弘:《 《老房子》之5:換魂
  6. 王盛弘:《 《老房子》之6:最初

top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