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滑鼠over效果,如不支援不影響使用
 

::: 蘭亭 / 當代文章 / 散文 

散文
調整字級:
  1. 啟用格式
  2. 本文其他資訊

脫身

  1. 作者:應鳳凰
  2. 日期:2007
1  

我們這棟二十幾年的老公寓,座落在高樓林立的大安區裡,就像一位擠在時尚新貴中間的鄉下老太婆,本來在外觀上已明顯落伍,論內在更沒有與人「比評」的條件。但上下走走樓梯,腳踏實地,左鄰右舍相互照面,雞犬相聞。饒是如此,先天弱點仍然成了壞人覬覦的對象。

top

2  

當初剛進社會工作沒幾年,頂樓房價最便宜,標會借債加東拼西湊,勉強買得起的,就只有公寓的五樓。以後人口增加,雜物廢物也越積越多,五樓頂上又加蓋了一間書房,女兒準備考研究所,兒子拼聯考或上網聊天,先生修理老舊雜物,全在這間書房或工作室進行。它的好處是可以隔離或遠離客廳的電視,甚至廚房食物的誘惑,「獨處」比較能專心工作。壞處是上上下下有些不便,幾年前我們還從自家屋頂挖個洞自製一小樓梯上下,自此不必從外面公用樓梯出入,屋裡出入更為方便。

top

3  

事件發生在上個禮拜二。兒子正服著替代役人在嘉義,我慣例因工作留在台南,台北家裡原該剩父女兩人。老爸卻不知怎麼回事不在家中,出去哪裡也沒交代一聲。女兒晨起,瞄一下報紙標題用完早餐,想到要上樓去看書準備考試,便先進房間拿了手機,以輕快步伐一路上了樓梯。

才爬上最後一階,尚未踏入書房門口之時,赫然看到一位陌生男子就在堆滿書與雜物的屋子裡面。女兒這一驚非同小可,後腦勺頭皮不由自主一陣發麻,尤其陌生人聽到腳步聲,也吃驚地回頭與他面對面互相對望。

top

4  

「你要做什麼?」女兒直覺地發問,感覺手直發抖,表面上卻不得不故作鎮定。

「呃,」陌生人只猶疑了一秒鐘,接著便像胸有成竹,大剌剌回答︰「你爸叫我來修理你們家的門。」

女兒心想,我們家人口簡單,如果有這些事我怎會不知道。況且來修理東西也該從大門進來,不能從天而降。然而現在絕不是「問答題」或辯論可以解決問題,而是如何安全脫身最為重要。

從眼角瞄到水塔附近似有另一個人影閃動,情急之下,女兒靈機一動:

「我爸現在樓下,我跟他說一聲」。

top

5  

捏著手機的手掌已全是汗水,女兒頭也不回飛奔下樓。且不敢在五樓空屋稍加停留,一路直奔到樓下走進大馬路人群裡。

走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上才用手機打給我電話。

光在電話裡一邊聽著,遠在台南的我也同時嚇出一身冷汗。

「對啊,我下去好像還聽見他跟另外一個人說話──說現在屋內有人」。

top

6  

這是台北生活一小幅剪影,都市裡似乎隨時隨地可能發生。聽話之際,像看到一幕戲一般,驚駭中竟完全失去應變能力或該說一點安慰的話。電話裡只匆匆叮嚀她先別回家,找到老爸以後再一起進屋子。

top

7  

不知怎麼,這一刻突然覺得老遠跑到台南教書的荒謬性。我工作的科系,教課的內容都是台灣文學──在這個再也沒有人閱讀台灣文學的時代,教著台灣文學。學術不學術且擺一邊,機構裡只要有弄權人便有人事傾軋與四射流彈,豈有南方北方的差別。別說這冷門文學如何影響社會,且看這類身教者將薰陶出怎樣的學生。掛掉電話同時,放棄工作的念頭竟油然而生:女兒機警脫身值得慶幸,若趕緊從南來北往,不快樂的工作脫身,或屬同樣機警與值得慶幸。

top

back top